星期五, 二月 09, 2007

国家出版署高官再次回应禁书一事

2007.02.08
被禁的八本书之一《我反对 --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封面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两位副署长,再次公开回应由禁书事件所引发的强烈批评。但有关作家驳斥他们不能自圆其说,并要求说明出版署查处书籍的具体原因。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香港星岛日报星期四报道引述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表示,他们的确有按法例查处8本书,原因是当中部份涉及色情部份会引起民族及宗教问题,部份涉及国家安全秘密,但最终并无查禁,仍然可以在书店买到。

这次传被禁的八本书之一《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书的作者,前中央电视台记者朱凌,星期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自己的这本书似乎并不在阎晓宏所说的几样犯规范畴之内,她希望当局能更清楚地解释处分原因:“我写的是一个人大代表履职的历程,国家安全、宗教等问题,不涉及吧!就是查禁我也是出版社通知,然后也在网上得到一些消息。但是这事情,出版署已开始有消息说查禁,后来又说没禁,最后又从查禁变成查处。我确实不太明白,我自己的书查处也好,查禁也好,我不知道原因。如果你能说这本书真的有哪些地方歪曲事实,或是违反法律,你一二三四五说清楚了,我们可以改正嘛!”

除了阎晓宏,被章诒和指在出版吹风会上下令禁书的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也在公开场合回应事件。据台湾中央社星期四报道,邬书林当天上午出席福建人民出版社一出版座谈会,会后被记者问道是否曾在吹风会上说要“因人废书”时,他回答当时说的是 “不得因人废书”;而当记者追问他对这次禁书风波在中国海外引起的争议时,邬书林说,新闻出版总署已透过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权威发言澄清,“不需要再说明。”

上周联合早报引述新闻出版总署图书司负责人说 “这次我们一本书都没有查禁。”只是在例行的内部工作会议中批评九家出版社,其中包括湖南文艺出版社因出版“伶人往事”受到批评。

据了解,在北京一些书店的确仍能买到章诒和《伶人往事》,但已经不准再版,湖南文艺出版社也因出版该书被扣年度书号。而朱凌的《我反对—一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书则一出版就遭到封存,海南出版社除了被扣书号,负责人还要写检讨和扣发奖金。

曾经也有作品在大陆被禁止传播的前冰点杂志主编李大同星期四接受本台访问时质疑新闻出版总署官员的公开言论:“批评这本书(伶人往事)出版他是承认过的,因什么理由批评湖南文艺出版社呢?(邬书林)这完全是蒙混过关。(阎晓宏说的查处,没有查禁)更是胡扯,别的不说,涉及国家机密你还不管?禁还是历来在禁的,他只是矢口否认罢了。包括我在香港出版的这本书(《用新闻影响今天:冰点杂志纪事》),还没开印,就全国封堵了。记者去问,他说压根没有。在网上我自己都看见好几个县的工作汇报里都有,这不是不攻自破么?你可以做出处理,但一定要依法、一定要依程序、一定要公开、其实作者要求的就是这些。你要禁也可以,你说它违反了什么,公开说,可以辩论嘛! ”

即使新闻总署官员对禁书事件一再的澄清,对作者及公众来说并不具说服力,然而有作者认为,官方出面做回应和解释,也是一项进步,朱凌说:“禁书在中国是一个很灰色的事情,年年都在禁但不是每年都会出来对公众有所说明,相对于闭口不说,说一点点总是开明一点了嘛!我愿意从好的角度来想,希望我没有想错。”

然而,在官方似乎不再逃避禁书话题的同时,民间的相关讨论却依然受到打压。以禁书事件及言论自由为讨论主体的国际笔会香港举行的亚太区会议,组织者之一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在结束会议返回家乡途中,被边境人员以违反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入境,并勒令飞返香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