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三月 30, 2007

独立思想者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必要条件

作者:王力雄

所谓“独立思想者”含义广泛,这里特指在体制外对中国政治转型进行思考的人士。“独立”的含意是不依附政权体制;“思想者”并非汉语词汇的“知识分子”,而不拘来自社会任何阶层。

独立思想者并非是一个整体。他们可能互无联系,观点相左,甚至针锋相对,但他们为中国的政治改革提供了一个民间思想资源。当政集团无法逾越的局限,只有他们才能突破。由此可以说,独立思想者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必要条件。

独立思想者并非都自创体系,他们专业不同,兴趣不同,关注对象分散于不同领域,但批判现实、警告危机、“报忧不报喜”是他们的共同特点之一。虽然预言灾难不受欢迎,发生作用的方式又是“预言的自我否定”--即危机可能被预言引起的防范避免,从而使预言沦为虚假,然而这种批判、警告和经常不兑现的预言,对保持社会清醒,促使当政者自我改革,却是必不可少的棒喝。

独立思想者的另一功能是解决“怎么办”的问题,包括寻找中国政治转型方向与路径。他们是理想主义者,不会放弃终极正义,同时也是现实主义者,善于从“能够怎样”入手而不浮夸于“应该怎样”的空谈,却又不把“能够”仅当成无可奈何的妥协,而是推动“能够”不断扩大,并在其中埋设下达到“应该”的脉络。

如何避开转型过程的险境,防止失控和乱局,这种思考对今日中国绝非只是技术问题,而是政治改革的关键。正是在这一点上,独立思想者充当了当政者能否出“圣人”的前提。虽然有了这种思考不一定就会出“圣人”,但是没有这种思考则一定不会出“圣人”。

独立思想者不会把希望寄托给“圣人”,却会尽最大努力争取这种于社会最有利的和平之路。从这个角度,独立思想者虽然不会成为“幕僚”、“智囊”、 “帝王师”,却不怕被当政者“利用”——因为思想实现的方式就是被利用。权力利用思想之时,也就是思想利用权力之日。

独立思想者不追随权力,也不追随群众。以往靠战争、夺权进行社会变革,人多势众最为有效,群众因此是需要依靠的对象,而今中国的困境深入到文化与生态层次,恰是在这些方面--道德丧失、信仰沦落、物欲横行、掠夺和破坏生态--群众本身即是危机本身。通过人多势众的方式解决这种危机,无异于南辕北辙。因此,保持对群众的批判和引导,找到使群众自我节制的方式,是独立思想者的另一使命。

任何时代都有独立思想者存在,今日中国对这种角色的需求最为迫切。

王力雄专栏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