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四月 04, 2007

新史记女杰列传之高耀洁评传

作者:饕餮

盖国朝五十年以降,上者旌表之女杰多矣,然过眼云烟者众,足供楷模辈稀。盖因上之好者,下未必耳。下之好者,上必恶焉。上下皆好者几稀,高耀洁是欤?

高耀洁,山东人氏。民国十六年生人。(1927)出望族之家,得私塾之教。渐长,弃金莲之迫而入学堂焉。国朝四年(1953)毕业于豫省医学院。初以妇科为专,后术业精进,医道精良,遂为豫省良医.如是者四十余年也。

四十年迩来,(1989)爱滋瘟疫渐侵我朝,初不识也。当是时,国朝中兴,人欲澎湃,大都煌煌有盛世之相,乡村岌岌现危殆之机.然上者不察,倾国力以厚城市,竭民财而薄农乡。爱滋瘟疫,首现于外邦,凡男女有不洁之交,瘾君子有互易之具等,均获此疫之染。初以小恙现,继之骨蚀肉尽,形同枯尸。米国等强盛之邦,迄今束手,世无丹药可针砭者也。

四十七年,(1996)高教授首诊是疫,大惊.外邦有此疫之报者,无非滥交吸毒,我朝罹患者,竟乡间良家之男女,田野贫穷之父兄也。高乃暗访于豫省五十余县,穷究其源。其时,教授已年届耄耋,垂垂老妪也。不意豫省果有血祸之灾焉。中原富庶乃前代旧事,豫中贫弊实触目惊心:上蔡等地,卖血为生者以村计,日售三升为常。医馆乏血浆,血头主其事,红血汨汨,碎银三五;父兄接踵,疫随血流,遂成惊天血祸。

高教授究得本源,乃停诊罢医,发愤疾呼,意者遏血祸之灾于源头,期朝野哀悯于黔首。又不意地方吏员不羞于本等之有罪,反恶老妪之察查,欺下瞒上,堵截围追,惊恐于真相之大白。教授奋其余勇与战,出清贫之资救幼孤,撰泣血之章告天下,印自救之书散城乡,拼风中残年抒国难。如是者几近十年。尝曰:但愿人皆健,何妨我独贫。

未几,老妪之孤愤终乃感天动地,与之偕同者渐多。外邦崇敬于前,誉为“德兰修女”,助其大奖数十;当朝奖掖于后,谓之“感动中国”,大臣体察动问。教授老矣,夫君仙逝,孑然老身;然德昭日月,功在千秋,堪为国朝女杰第一人也。

论者或谓:高耀洁之功,首在血祸之揭,近者血祸之灾有所遏,则爱滋之疫或可免矣。余则谓:血祸之灾,在可免不可免之间也。其不可免者,中兴之策厚此薄彼也;其可免者,纳老妪之危言,输民以血,则民之血可得不输,血祸庶几可免矣。至若爱滋瘟疫,则不可大言曰我朝可免矣!

痛乎哉!国有难,老妪其挽!

是为记。◆

《北京之春》07年4月号(总第167期)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