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07, 2007

北京上访村调查结果显示上访问题日益严峻

2007.04.06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对北京上访村的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中国各地民众上访问题日益严峻,已经形成的上访文化反映出民众对基层政府和法院的不信任,访民聚集为政府化解上访洪峰带来困扰。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据广州的《南方周末》报道,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课题组最近进驻位于北京永定门东庄的上访村,对560名上访者进行历时一个月的问卷调查,并在近日发表报告称:目前中国的信访形势依然严峻,中国已经形成了“上访文化”, 以“上访村”最为典型。例如,北京永定门地区的“上访村”已存在多年,平时大约有两千访民,而每年在全国人大政协两会,或国家重大政治活动前后,人数会增至万人。

谈到中国的上访现象,总部设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中国信息中心”执行编辑廖天琪表示,‘上访是一个不得已的方法,虽然有上访,但政府方面又有它的方法。许多上访的人都被逼回去了,上访村也已经受到了政府的管制。实际上上访能够达到的效果相当微小,只有一小部分人的冤屈得到解决,但信访并不是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报道说,中国国务院2005年5月发布的新《信访条例》提出“把问题解决在基层”的原则,曾短暂缓解了北京的信访形势,各地访民回乡期待问题的解决。而各地也开展“变上访为下访”及“大接访” 的活动,力图变被动为主动,减轻各地访民涌到北京的压力。但是,不久很多对基层处理结果不满意和不信任的访民重回北京。

旅居美国的社会学者刘晓竹表示,这种现象表现了中国政府内部复杂的矛盾,“上面有两条路线的斗争,一条是胡锦涛说的‘少给我找麻烦,有什么事情,你们地方不管用什么手段解决了就好。’这就是把‘问题解决在基层’,导致成千上万的访民到北京去,出动大批干部 ,警察,黑社会打访,截访,消灭上访,还是不成功。最近又出现了不能这样做,这样做可能会逼老百姓上梁山造反。另外一个就是上访还是要坚持,因为宪法也保 护访民上访,所以胡锦涛的‘把问题解决在地方’这条是基本上被战胜了。”

报道说,中国中央政府已经决定, 2007年将在全国范围排查化解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突出矛盾和纠纷,目的是预防和减少新的信访问题,为2007年秋的中共十七大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召开创造安定的社会环境。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负责人表示,2008年奥运来临之前,用什么方法有效化解信访高峰,对中央政府来说迫在眉睫。刘晓竹认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为中国民众提供了维护自身权益的契机,

“让他们头疼的是奥运会,这是中国老 百姓的一个历史性的机会 ,也就是说要利用它们头疼的这件事,串连到北京去,用宪法和现代的法规,法律允许做的,和平地来争取自己的权利,在奥运会期间分进合击,到北京去,人数越 多越好,这样就可以迫使中央下决心采取一些改革措施来保障老百姓的利益。所以奥运期间是一个大的契机 。”

中国社科院的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上访民众中有66%以上到北京的目的是为了引起中央机关的重视,促使问题可以直接解决。50%以上的人希望,至少能够在北京得到中央领导的批文。在因涉及法律纠纷,再次来京上访的人中,将近38%的人是因为当地法院不立案而上访,28%以上因为被判决败诉,而13%以上则是因为自己虽然胜诉,但法院的裁决却不能执行而上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