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四月 10, 2007

康生简介

康生
星岛环球网 www.singtaonet.com
康生1898年出生于山东省胶南县一个地主家庭。中学毕业后全家迁居诸城。1924年夏,康生到上海大学社会科学系读书,又改名为张耘。1925年加 入中国共产党,后改名康生。中国官方的资料称,文革期间,康生共迫害“党和国家领导人”、“解放军高级干部”839人。

“特科”出身

1930年,康生任中共中央组织部秘书长。1931年,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成为中央委员,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1930年代参加中共中央的 “特科”领导工作,任第三科科长。该科是在上海活动最久的中共秘密机关,在这种同事、朋友甚至上司随时可能叛变的环境下,艰难求生,可以想象,康生为什么 后来变成偏执狂,整起人来不择手段了。

后来康生出任中共驻莫斯科国际代表团副团长,又熟悉了苏联的“肃反”模式。后来他回到延安,任社会部和情报部部长。1943年,他负责“审查干 部”的工作,掀起“抢救失足者运动”,使四万人的延安挖出了上万名“特务”,遭到各方指责。但由于他批王明得力,拥护“毛泽东思想”,因此,仍得到毛泽东 的信任。1945年6月,在中共七大上,他成为政治局委员。

文革前即得势

1959年,康生在庐山会议上十分活跃,他批判彭德怀的发言,均记录在案。为给这场批判提供理论根据,他及时进呈的《斯大林论联共﹙布﹚党内的右倾问题》语录备受赏识,毛泽东批示出席会议者人手一份。

康生当年如此活跃,所倚仗的主要就是假借毛泽东这面大旗,而他1960年代在党内的重新得势,也正是与他利用这面大旗取得一个又一个整人的辉煌 “战果”直接有关。八届十中全会前中央召开的北戴河会议上毛泽东批判“单干风”,康生就立即抓到了邓子恢批评“大跃进”的讲话。毛泽东会上批“翻案风”, 康生抓住一部小说《刘志丹》不放,说是“利用小说反党”,居然就造出一个“反党”集团。

文革中的三大案

康生整人,基本上是按照毛泽东(暗示或由江青传达)的意思设局定罪,开始时不需要证据,一切都可以后期罗织。文革中,康生著名的“成绩”是“三大案”:

为了给刘少奇罗织罪名,1967年,康生制造了“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此案须上溯至1936年,刘少奇主持北方局工作时,有一批中共高官被 捕。经中共中央批准,决定让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等61人履行监狱规定的自首手续(假投降)出狱。康生给他们戴上“叛变自首”的帽子,是为了给刘少奇安 上“招降纳叛”的罪名。

1968年1月21日,中共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突然在北京被捕,罪名是“叛变、特务”,赵坚不认罪,此案云南省138万人被牵连,一万四千余人被迫害致死。此即“赵健民特务案”。

1968年2月4日,康生号召内蒙古开展挖“内人党”运动。“内人党”即“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成立于1924年,以实现内蒙古自治为目标。 1940年代,中共怕它势力壮大,指示它停止活动。文革中,康生说“内人党”至今还有地下活动。结果全内蒙古有三十四万六千余人被审查、揪斗、关押,四分 之三是蒙古族。因刑讯逼供而终身残废者达八万七千一百八十余人,整死的则有16222人。此即“内人党冤案”。

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康生到北大学生宿舍,鼓动学生造反

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康生到北大学生宿舍,鼓动学生造反

自陈伯达在1970年8月倒台后,康生闭门养病,深居简出。据推测,康生此举是对毛泽东将“文革战友”陈伯达整下台的做法感到不满,“兔死狐 悲”,因而称病告退,“甩手不干”了。但他并未失宠于毛泽东,在1973年的中共“十大”上,他升任中国共产党的副主席。不过此后他仍旧隐居,直至病逝。

1975年12月16日,康生在北京以膀胱癌病故,终年77岁。1978年,陈云说:“刘少奇是人不是鬼,康生是鬼不是人”,这两句话广为流传,而张国焘在文革初起时谈到康生时表示,“有人说他如何厉害,我看不是;他永远是个工具,是个糊涂人。”

康、毛两家一向亲密

中共建政前与建政后,康生都是与毛泽东家庭关系最密切的中共高官。毛岸英流落街头时,即由康生找到线索并托人带到法国,后来他亲自从法国把毛岸英兄弟俩接到莫斯科,共同住在“共产国际”的中国代表团驻地。

康生到延安后,毛泽东要与江青结婚,中共高官们集体反对,独康生大力支持,使毛、江都感激他。1947年,康生到山西临县郝家坡搞土地改革,把毛岸英也带去“锻炼”,可见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

1950年代,康生随中共代表团访问苏联,还独自一人去看望在那里养病的毛泽东的次子毛岸青。

中央党校清算康生

1977年,虽然四人帮已经倒台,但康生这块“金字”招牌并没倒。

1977年,胡耀邦到中央党校主持工作。这年12月初的一个晚上,胡耀邦的老部下,在党校哲学教研室搞教学工作的李公天找到哲学教研室副主任、 后来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韩树英,道:“我想通过小字报,把康生和曹轶欧的罪恶,给揭出来。你看怎样?”韩树英赞成,但又建议他找胡耀邦秘书梁金泉征求意 见。

梁金泉说:“这个问题应由你们自己决定!”

随后,李公天又找党校副教育长冯文彬征求意见,冯文彬也让他们自己决定。韩树把哲学教研室的吴秉元、卢俊忠和毛维平等也找来商量如何写小字报的问题。他们分析一下当时中央党校的形势,只要捅这个马蜂窝,一些早义愤填膺和憋足了劲的受害者,都会争先恐后的上阵的。

李公天和韩树英写了小字报,吴秉元自己也写了一篇。

1977年12月8日写完,第二天,即12月9日,在哲学教研室办公地点——16楼一层走廊,用细铁丝把小字报挂上了。小字报的落款是李公天和韩树英。

李公天和韩树英的小字报,把康生和曹轶欧同林彪、“四人帮”划在了一条线上。

看小字报的人,络绎不绝,有的白天没有时间,晚上打着手电看。全校的学、工人员,几乎都来看小字报。有的还天天来看。渐渐发展到连外单位的人, 也来看小字报了。用小字报揭发康生和曹轶欧罪行的消息,不胫而走成为京城的一大新闻,并且传到外省市了。随着小字报数量不断地增多,内容上也越来越深入, 很多鲜为人知的悲剧,也都曝光了。

不久,党校学员正式向中央写了书面报告,强烈要求中央严厉地处理康生的问题。

1979年初,升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冯文彬,在总结中央党校1978年工作时说:在这一年里,我们做了两件大事,一件是组织了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文章;第二件大事,就是揭发了康生和曹轶欧的问题。

1980年10月16日中共中央把他永远开除出党。后来被划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成员。

康生整人大事表

  1933年学习斯大林的“肃反”经验,在旅居苏联的中共党员中抓“托派分子”和“外国特务”,分别处决、逮捕、流放。

  1937年10月从莫斯科到延安,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

  1942年在延安整风运动中,夸大敌情,掀起“抢救运动”,使一大批来自“国统区”的人被打成“特务、内奸”。

  1943年4月下令将王实味逮捕。称王实味是“托派和日特、国特三位一体的奸细”。

  1943年8月15日中共中央制止“抢救运动”扩大化。但康生在结论中“留辫子”、“留尾巴”,为日后继续整人埋下伏笔。

  1962年9月称长篇小说《刘志丹》是“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把毛泽东思想变成了刘志丹思想”。致小说作者李建彤、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被项目小组审查。受到《刘志丹》一案株连者达万余人。

  1967年6月把贺龙打成“国民党”、“军阀”、“土匪”,写进项目材料。

  1967年1月6日刘少奇在家中接到从首都医院打来的电话,自称他的女儿出了车祸,需要手术,要家长签字。刘少奇和王光美赶到医院,被清华大学“造反派”劫持。据说这是康生献给蒯大富的“计策”。

  1967年7月与江青、谢富治建立“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

  1967年5月至10月为把刘少奇打成“叛徒、内奸、工贼”,逼供、作伪证、造假案。先制造了“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为取伪证,在数月间逮捕、关押了河北省副省长杨一辰以及丁觉群、孟用潜、王世英等十一人,达到了目的。

  为把王光美打成“美国特务”,逼北京市副市长崔月犁做假证。最后由康生亲自修改《王光美特务问题情况报告》,称“根据现有材料证明”,王光美不 仅是“美国特务”,而且是“日特”、“国特”。按照推理“妻子是特务,丈夫一定也是特务”,刘少奇也就成了“美国特务”,而且是“美国远东情报代表(又一 说是特派员)”。

  1968年1月21日称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是“特务”,制造了“赵健民特务案”。这个冤案使赵关押八年,此案使云南省138万人被牵连,一万四千余人被迫害致死。

  1968年2月4日内蒙古开展挖“内人党”运动。先是电台广播,接着张贴布告,勒令“内人党”党员于三日内(后延长为十日)到各革命委员会登 记,否则一概按敌我矛盾处理。因逼供而终身残废者达八万七千一百八十余人,整死一万六千二百二十二人。受牵连、诬陷的人达三十四万六千人。

  1968年7月21日康生亲笔写给江青的信中写道:“送上你要的名单。”名单中,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有88名被分别说成是“特 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名单中,列入“靠边站的、尚未列入项目的”七名和“有错误的或历史要考查的”二十九名,其中绝大多数人 先后受到康生、江青等人的诬陷、迫害,占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一百九十三名中的70%左右。

  1968年9月16日将刘少奇的罪状,被定为“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大卖国贼、大汉奸”。康生写信给江青,专门谈到刘少奇:“我觉得他这样干,这样久的做潜伏的内奸活动,似乎很早就受到帝国主义的特务训练的。”

  1968年10月中共召开八届十二中全会前夕,康生对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监察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委员会委员的名单逐一进行审查,把其中许多人诬为“叛徒”、“特务”、“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1969年11月康生亲笔签字,处决了1930年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卢福坦,因为卢氏知道康生在1930年被捕、后被释放的事(有人怀疑康生曾经自首)。

  1970年9月以后康生感到政治气候不利,以养病为由,闭门不出。

  1975年5月3日毛泽东亲自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批评“四人帮”,康生得出了“四人帮”已经不再受毛泽东信任的结论。于是,他让秘书传话给毛说:江青、张春桥历史上有问题,姚文元政治上也不可靠。

  1975年10月康生面见毛泽东,说邓小平想全盘否定“文革”、反攻倒算,想搞复辟。

  1975年12月16日康生在北京病死。

康生履历

1898年出生于山东省胶南县。

1924年夏,到上海大学社会科学系读书。

1925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地下工作。

1926年任上海大学特支书记。同年冬至1928年,先后任中共上海沪中、闸北、沪西、沪东区区委书记、江苏省委委员,参加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

1928年下半年调任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

1930年9月,在中共六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审查委员会委员。

1931年1月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后,先后任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职工部部长。

1933年临时中央迁往中央革命根据地,他于7月去苏联,参加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并在列宁学院学习。

1934年1月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

1937年从苏联回国,在延安先后任中央党校校长、中央社会部部长、中央情报部部长、中央书记处书记等职。延安整风运动中,任中央总学习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参加领导整风学习。

1943年7月,作“抢救失足者”报告,把大批人打成“特务”、“叛徒”和“敌探”。

1945年6月,在中共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1946年冬至1948年春,到陇东、晋绥、山东渤海等地参加土地改革工作。

1948年至1949年任中共山东大鲁南区党委书记、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副书记。

1950年后长期养病。

1956年9月,在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1958年任中央文教小组副组长。曾主持编辑《毛泽东选集》第四卷。

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被增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曾任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等职,打击迫害了大批党政军领导干部。

1970年8月陈伯达倒台后闭门养病,深居简出。

1973年的中共“十大”上,任中国共产党副主席。

1975年12月16日,在北京以膀胱癌病故,终年77岁。

1980年10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向全党公布他的罪行,决定开除其党籍并撤销原《悼词》。

星岛环球网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