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四月 05, 2007

章诒和的禁书和文革轶事

九鼎茶居(2007/03/09)

1966年文革时期的红卫兵。(法新社资料)

广 州佘先生来电,说到章诒和的《伶人往事》被禁的原因之一,是她在字里行间揭露了文革“红八月”里打死师大女附中卞仲耘校长的凶手,涉及到邓家“三公主”。 而凤凰卫视曾在《名人面对面》节目里采访过某高干子弟,她为当年自己的家庭受迫害而声泪俱下。但是她和她所代表的这一群高干子弟,有没有反思过文革初期由 他们为骨干的红卫兵是如何迫害别人的?

主持人介绍了文革“红八月”里师大女附中的第一宗打死人的血案。北京师大女附中是名校,大部分的高干女儿只要成绩不太差,几乎都就读于此校。该校当时没有设校长,第一把手是副校长卞仲耘(女),在“红八月”的八月五日,她被自己的学生暨女红卫兵们活活打死,而且是在光天化日的操场之上!卞仲耘惨死后,她的丈夫来校交涉,当时身穿军装、戴红袖章的邓榕代表红卫兵把对方斥退……章诒和的禁书提到“三公主”是凶手之一,相信应该是事实。

卞校长暴卒十三天之后,就是毛泽东首次检阅首都红卫兵的“八.一八”,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给毛主席戴上红卫兵袖章,毛问:“你叫什么名字?”宋答:“宋彬彬。”毛说:“要武嘛。”宋彬彬从此改名宋要武。不过,她已经 够“要武”了,因为她就是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悍将,而且她回去就马上把女附中改名为“红色要武中学”。

在“红八月”中,北京各个校园里竞相“要武”,打死打残校长老师已是家常便饭。刘少奇的一个女儿就读于另一中学──北京师大一附中,她扬言自己在“红八月”里打死了三个人, 后来承认自己是在吹牛,因为那时候出来革命造反打死人“很光荣”云云。四十年过去了,迄今宋要武和她的红卫兵战友们没有一个人受到刑事与民事责任的追诉, 她们当中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表示过忏悔和道歉。

主持人还介绍,“红八月”时,指导学校开展文革的工作组,奉行的还是刘邓路线,换言之,工作组接受的是刘邓的指示,师大女附中工作组中有一个重要成员就是胡启立。在毛泽东发出《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后,刘邓失势,工作组撤出并被批斗。胡启立写过揭发邓小平如何对工作组发指示的揭发大字报。而“三公主“邓榕,当年也写过大字报,内容和后来她写的《我的父亲邓小平》完全不一样,这份已经成了文革文献的大字报,是猛烈批判和揭发他父亲的“黑手”如何操纵文化大革命的。

这些就是真实的历史。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