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四月 30, 2007

“民主台湾”的最大问题

2007-04-30

中研院院士、美国克鲁格奖得奖人余英时4月29日在华盛顿发表演讲,其中说到台湾近来的“去中国化”政策是一种情绪反应,若“去中国化”过了头,迟早会回头。

余英时同时也指出,民主化是台湾最大本钱,但台湾太小,不要想改变中国;中国也不能改变台湾,中国要自己找自己的路,防止当下的许多民变与贫富悬殊。

相对于从事政治工作的人,历史学者的话往往比较深远;由于看的视界宽广,乍视突然,但确能一语中的。的确,台湾最大的本钱在于自由民主的多元,这是台湾对外发展的重要标志,国家安全的重要屏障,国际地位提升的重要来源,但千万不可以此想要去改变中国,要中国改变对台湾的想法。

以二十年前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达成签署“英爱协定”的爱尔兰前总理费兹杰罗的话说,即是“持续沟通”,不断对话,是解决歧见的基本法则”。他曾指出,自1972年来,都柏林政府花费许多时间,但很难说服英国政府,因为面对的是一个大国,大国很难了解小国的心思,反之,小国必须要了解大国,以求生存。

以这次奥运圣火来台为例,又让“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再一次破功。拒火、拒赛,什么都拒绝之后,我们又剩下什么?大国有大国的思考逻辑,在“亚银模式”、“WTO”与以“中华台北”名义参与国际体育运动的既有框架下,你真的期望中国在这关头会做任何让步?

当我们没有筹码可以加以改变时,平白推拒一切,徒然令国际人士笑台湾傻,既丢失了一次国际媒体露脸机会,又让人再一次见识台湾“不合作”的无厘头。

缔造经济发展与民主政治双方面表现优异的台湾经验,曾是台湾值得对外宣扬的佳绩,并在过去形成与对岸极权专制的强烈对比,甚且在恪守民主、自由、人权与和平普世价值上,留给爱好民主者有别于共产中国的深刻印象。

加总来说,在国家形象塑造上,台湾所拥有的价值理念与总体资源,应远比起中国大陆更丰富,更易于争取国际认同。然而,此时我们不妨再深思一下,这些资源是逐渐累积或消失殆尽呢?

不谈国际常把台湾当成“麻烦制造者”,不谈美国经常得为台湾发表谈话。就以李登辉于1996年6月的“特殊两国论”及陈水扁于2002年8月的“一边一国论”的冲击,尤其2004年总统大选时陈水扁提出公投、制宪,似乎使得“民主和平”的这份国际认同标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知所以,不仅世人看不清楚,国人也弄不明白。

说一句比较不庄重的话,李、陈时期的台湾,类似“爱闹的小孩,有糖吃”,可是此时后扁的台湾,好像是“放羊的孩子”。当你说了什么或做了何事,全世界的人都先打个问号,根本不想理会“你的想法”、“你的问题”。

没有大国外交,或邦交国多一个、少一个,都应不是问题。但是,国际上对我们的不好印象一旦形成,这才是台湾的大问题。

来源:台湾新生报 星岛环球网 www.singtaonet.com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