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21, 2007

高耀潔拒掛名募款 遭軟禁想自殺

中國時報 2007.04.20 徐尚禮/台北報導

「中國民間防愛滋病第一人」高耀潔女醫生自美國領獎返回河南鄭州後,再度遭到地方當局軟禁。她接受香港「亞洲週刊」專訪時表示,現在「生不如死」。據指出,地方政府找她麻煩的原因,主要是她拒絕官員提議,以「高耀潔」名義向國內外募款。

「亞洲週刊」說,目前高耀潔家中的電話、手機很難撥出去,外面打進來的電話又被做手腳,鈴聲不響。她悲嘆如今處境是又聾又瞎又啞,生不如死,很想在丈夫的忌日離開人世。

八十歲的高耀潔長期關注愛滋病人和孤兒,率先披露「河南愛滋村」慘狀,震驚北京及海外,但河南當局視其為麻煩人物。今年初,高耀潔準備赴美領獎,先遭河南警察包圍住宅阻止其赴美,直到美國前第一夫人希拉蕊寫信給胡錦濤、溫家寶、吳儀,胡錦濤指示放行,才於二月二十六日赴美。

高耀潔榮獲聯合國愛滋病組織獎,及希拉蕊代表「生命之聲」婦女組織頒發的「全球女性領袖」獎。她還在美國務院、國會演講,介紹中國愛滋病預防問題。

四月二日高耀潔從芝加哥飛回上海,在上海她找了律師備案,不准用「高耀潔」名義收錢。在她出國前,河南政府曾以紅十字會名義要求和高耀潔合作,向國內外募款,她一口回絕。

高耀潔說,她有「三不」原則:一是不接受捐款;二是不成立組織;三是不與官員合作。她表示,「現在對我施加壓力,也是為錢,如果我肯跟他們合作就沒事了,但我不跟他們合作」。

她說,訪美期間,有人要捐款給她,有的承諾每年提供十萬美元供其從事防範愛滋病計畫。「我婉拒,是因為收了以後,回來的日子會更難過,另外,這些錢如果花不到病人手上,還不如不收」。

由於不合作,她從上海回河南後先到開封弟弟家住了一段時間,四月十四日回到鄭州家中,到家後就發現被控制。

不到二十四小時,高耀潔家中的電話失靈,她的一個秘密手機號也被當局發現,現已失效。探訪者必須登記,據說公安還偽裝保安來監視她的客人。

她說,「我現在被監控,變得又瞎又聾又啞,當局的行為嚴重違法」。老伴去世後乏人照料的高耀潔說,「我死了,他們就安心了,一了百了,但我要讓大家知道,我是被這些腐敗官員逼死的」。

原載中國時報

BBC報道:胡佳专访:高耀洁受另类软禁

有消息称,中国民间防爱滋病第一人"高耀洁女医生自美国领奖返回河南郑州后,再度遭到地方当局软禁。她接受香港《亚洲周刊》专访时表示,现在生不如死, 甚至出现厌世情绪。

八十岁的高耀洁长期关注爱滋病人和孤儿,率先披露"河南爱滋村"惨状,震惊北京及海外。

早间,BBC记者打电话给中国另外一位民间防爱滋病活跃分子胡佳,询问了高耀洁医生的情况:

BBC记者首先问到高耀洁目前状况时,胡佳表示河南地方政府虽然没有再次动用警察限制高耀洁行动自由,但是她与外界的联系却受到严重干扰,可以说是受到另类软禁。

胡佳认为,高耀洁文革期间受过更大的苦难,因此在现在的逆境中不会在原则问题上退却。但是由于当地政府对她的迫害已经殃及子女后代,使得她对政府彻底失望,因此她可能说出一些重话以此作为一种反抗。

"另类软禁"

胡佳举例说,高耀洁家电话经常拨打不出;外来电话也经常听不到。

他说,二月份高耀洁被软禁的时候曾经有一部可以与外界联系的秘密手机,而如今这部手机也可能被政府掌握,电话打去,只能听到高耀洁讲话,却听不到外边打电话人的声音。

胡佳表示,高耀洁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这种能听到电话响却听不到人讲话声的事情肯定一方面让她着急焦虑,另一方面断绝与外界沟通会让老人感到十分屈辱。

另外据悉,高耀洁虽然从美国领奖回国后十分低调,并继续繁忙工作,但是对怀疑是受人雇佣的文痞在网络上对她种种人身攻击和诽谤十分愤怒,此前正准备采取法律行动。

BBC Chinese.Com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