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四月 12, 2007

资深民运人士陈子明访港

2007.04.11

资深民运人士陈子明,在失去自由十七年后,本周二来到香港进行学术交流。而另一位资深民运人士任畹町也将于下周抵港进行身体检查。评论认为当局奥运前放松对民运人士的控制只是一种姿态。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资深民运人士大陆学者陈子明携同妻子,星期三抵达香港。他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 说,这次主要是应中文大学之邀进行学术之旅:“我今天到的。(这么多年第一次出来有什么感觉?)感觉挺好的,我正要去看看夜景。(这次主要是学术之旅。中国研究服务中心每年安排很多大陆学者过来,研究资料很丰富,我就来看看这些材料。(其间会有讲座么?)现在还没有计划。(会逗留多久?)两个礼拜吧! ”

陈子明是资深民运人士,七十年代开始参与四五运动、西单民主墙事件和北京高校民主竞选运动。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被列为幕后黑手抓捕,其后以阴谋颠覆政府和反革命宣传煽动两项罪名被判处十三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他九四年一度获释,九五年又因提出在大陆发展建设性反对派,连同一群异议人士上书人大,其后再度被抓捕,引起国际社会极大反响,他九六年获准保外就医。然而一直被软禁在家,直到06年10月,结束所有刑期以及政治权利的限制。

这是陈子明首次离开大陆,他说,原本八九年打算前来香港,想不到这一计划一拖就是近二十年:“到祖国这个宝岛来我早就要来的,本来我八九年就要来,他们也安排了,结果就耽误了十八年。(来的过程有没有遇到困难?)还顺利。(是意料之外么?)也不 是,我以前没有要求,现在我剥权期满了,是正常公民了,所以我就要求这个,就同意了,我就出来了。(你剥权期后是完全自由状态么?)是......应该是。(就是说还有一定限制么?)这个就不详细说了。”

然而在长达十七年的失去自由的时间内,这位自由派学者并没有停止他的研究和写作。他使用化名在网络和杂志上发稿,作品更结集成册,但一直没有公开发行。他与已故前工人出版社创始人何家栋一起主办的《改造与建设网站》05 年被当局关闭后,日前再度开通,兼容并蓄了很多不同政见的政治、学术性文章。

几乎与陈子明同期,另一位北京的资深民运人士 任畹町也获准前来香港做身体检查,将于下周初抵达。他星期三在北京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虽然感到当局在奥运前夕的一些态度改变,但他并不觉得是一种宽待,因 为这本来就是公民应有的权利:“(你这么多年没有离开过大陆么?)没有九八年肯尼迪基金会要求我参加颁奖仪式,当局不批准。(对这次获准来香港意外么?) 意料之中,因为今年2007年当局为了08奥运作了某种姿态了,今年两会期间没有看着我。第二,我去看病检查身体,这个事他不会阻止,要做的话,是挺蠢的,他不至于。 ”

北京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认为资深民运人士相继获批准前往香港是当局的一个姿态,但并非意味着全盘的 放松:“今年又是十七大年,明年又奥运会年,的确他要做些松动。当然他要做一些姿态,你看谁谁谁出去了。可是他这边松一点,那边紧一点,你说是松还是紧呢?都抵消了!所以这问题咱们看吧,反正老是有戏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