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四月 13, 2007

哀悼!小库特·冯尼古特


















他终于离开了这个Bones Men横行的世界,在化石燃料依然是是非源头的这个时代,他乘着比利曾经坐过的飞行器飞向了远方。

在太阳风的推动下,他带着一个问题去找海明威:你当年为什么不把那条大鱼最好的肉割下来放到船舱里,而留给鲨鱼去享受?

他带走了九号冰的制造方法,在途中把它撕成碎片,卷了一根纸棒,用来点燃一只More香烟(一天90支似乎是多了一点)。

在另一个世界,他依然是博格侬教的教主,现在他的脚心正跟海明威双双相对。

他也会碰到尼克松,对他说:你记得我那时手忙脚乱,居然一口气点了两只雪茄,弄得会议室乌烟瘴气?

他也会找到那个具有美国共产党员身份的百万富婆,小心地看她的手是不是真的被强盗拿去开锁去了。

......

一个真正懂得悲剧和荒诞的人,一个对人类之愚蠢认识得最深刻的人。

他所记录和调侃的这个世界注定继续荒唐,但我已学会了像他那样超然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