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四月 06, 2007

温家宝撇不清赵紫阳

作者:高瑜

在两会直播记者会中,记者均事先将问题呈交大会新闻处审阅,法国世界报记者冒着被秋后算帐的风险,问了一个题外问题,迫使温家宝要撇清他与赵紫阳的关系。

年年观看中国总理的中外记者招待会,那种感觉就像观看北京儿童玩传球游戏。规矩就是怕人不传球而以球击人。

记者提问已先交大会审阅

每年被人大新闻发言人荣幸和非常高兴地请到中外记者会上的中国政府总理,堂而皇之一入座,就摆出大赢家姿态,没有一点世界各国记者会的味道。

按说拿到邀请票坐在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椅子上的外国记者们,个个都是击球包好手,但是在金色大厅所有的游戏规则都因总理的好恶而改变,外记们精心准备的问题,提前要交给大会新闻处审阅,能不能被主持人叫起来提问,事先早被安排好了,当然是根据他的问题总理想不想回答而定,这叫听天(总理)由命。

据说中国记者中有「预早被通知,将获准提问」的,不用猜,掰着手指头数,就知道是哪几家了,他们的任务是专门负责让总理接球的,因此看电视直播轮到这些媒体被点名,尽可放松一下。总理回答他们的问题时间也够长,可以添杯水,上卫生间,甚至打个电话都赶趟,CCTV回放时,一问一答一个字都不会剪掉。据悉现在滥竽充数的传球者范围扩大到海峡那边了,人家人不仅靓,掷的球飘飘逸逸飞落总理掌心,技巧非主旋律的喉舌可比。

年年幸运地被点到名的外国记者中,不乏「以身试法」者,他们冒着在中国永远不再被点名的后果,伸张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临时提出自己想提的问题。遗憾的是今天看实况转播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连新华社的新闻都被删。

美联社评论说,在中国官方媒体中,极少公开提及中国共产党前总书记、已故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赵紫阳。「即使这次温家宝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被动地提到了赵紫阳,官方文件的纪录竟也如此之短命--新华社随后删除了法国记者的问题和温家宝的回答--所以在新华社的网站上,一切都像是未曾发生过」。

十三大直播赵紫阳穿西服打领带率全体常委会见记者,开创中国领导人的一代新风。六四之后新风欲止不能,国人年年争看李鹏挨砍的好戏,他可载入中共史册的经典回答:天安门为什么使用机枪坦克,是因为「没有准备高压抢水龙头」。江泽民不让李鹏,有记者问:「六四之后有女大学生下放四川农村被轮奸?」江氏的回答是「罪有应得!」引得中外舆论大哗。他们当年还有一个绝招,就是对外记问题避而不答,或者所答非所问,这样做的结果,越发显示被球击中的狼狈。

论口才、论身段,温家宝比较李鹏、江泽民要灵活得多了,没想到十六日的记者会竟重陷李鹏、江泽民的泥潭,不仅被击中,而且被击的相当惨。

法国记者拔头筹问了一个意外问题

十六日的最佳击球手非法国《世界报》记者布鲁诺.菲利普( Bruno Philip )莫属。听到这位仁兄问:「最近您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您提到社会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民主并不是相互排斥的,您同时还说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要经历一百年。请问这是否意味着说,中国在未来的一百年都不需要民主?」还觉得问了一个并非意外的问题,可是他接下来问:

「另外,谈到民主,我还想问一个问题,是有关最近中国的前总理和共产党总书记赵紫阳在香港出版了一本书,他在书中提到,中国如果要实现现代化,就需要像台湾那样实现民主的政策,过去台湾也是处于独裁的统治下,现在实现了民主和多党制,您对这位前总书记的话有何评论?」

我立刻就把眼睛瞪大了,眨都不敢眨。第一个问题温家宝是十分想回答的,有备而来,讲了一大篇。或许,这就是狡猾的法国人送审的问题?但是温家宝精心准备的回答,和他两会前发表的那篇文章一样不成功。

二月二十六日新华社全文发表了温家宝的署名文章《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该文从中共八十年代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入手,提出「必须认识和把握好两大任务:发展生产力和促进社会和谐。温家宝的两个任务就把邓小平和胡锦涛天衣无缝地衔接起来了。温家宝是中共「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见证人,但是他重提历史,缺乏起码的客观和公正,有意抹杀对这理论作出主要贡献的赵紫阳。

很巧,软禁中的赵紫阳对这个理论也做过说明。他说:

「真正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同改革开放政策联系在一起,作为理论基础,是十三大的贡献 ...... 我在十三大重点论述的 ...... 重点不在『社会主义』,而在『初级阶段』,就是现在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说还不是社会主义。」(见宗凤鸣记述《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开放出版社二○○七年三月 364 -365 页)

温家宝的大作发表之后立刻引起国际传媒 「中国在未来的一百年都不需要民主」的负面评论,就在于他从十三大赵紫阳的报告上退缩了。他论证「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要走自己的路。」当然要被人家看成不要民主。

温家宝回答言不由衷欲盖弥彰

主持人点名让法国记者提问,就是温家宝非常想纠正国际舆论对他的文章的「误解」,但是他又一次遭遇失败,当他说「特别是让正义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首要价值。」时,已经变成莫大的讽刺了。虽然新华社立刻选用这句话作为记者会的大标题,温家宝不会不明白,如果记者会是新闻自由的场所,记者们可以用中国发生的许多事情质问这句话,可以用十八年前赵紫阳主张「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解决学潮问题」来质问这句话。

温家宝对法国记者第二个问题的简短回答,就变成绝大的败笔。如果他的回答只是第二句话:「我也没有读过这本书。」无可厚非,可是他回答的是两句话,前面第一句是:「至于你谈到香港出版的书和我谈的这些观点,我觉得没有任何联系。」起码是一个所答非所问的回答,其一,法国记者没有问总理的观点和赵紫阳的书有什么联系,而是请他评论书中赵紫阳论述中国现代化和台湾民主的关系。其二,总理可以拒绝评论,但是 ...... 既然没有读过又怎么知道此书和他谈的观点有没有联系呢?至少透露温家宝知道这本书,只是没有读过而已。

如此急于撇清,总理不觉得这正好为这本已经登上香港畅销书排行榜的书作了广告吗?难怪数以千万计的大陆观众看完直播后纷纷传说:赵紫阳在香港出书了! ......

赵紫阳在中国改革开放中作出的巨大贡献和他在软禁中的谈话,中国任何一位负责任的领导人都撇清不了,光明磊落者应作出公开回答。法国记者菲利普就是一个诚实又磊落的人,记者会后他成了记者们追逐的对象,他公开表示:「这部分的问题(第二个问题)事先没经过他们(官方)。」

我向赢得记者会的同行菲利普致敬!

原载开放杂志2007年四月号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