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四月 05, 2007

共产党高官变资本家

欧洲 | 2007.04.04

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街头

欧盟常常收到揭发信,揭露发生在欧盟新成员保加利亚的有组织犯罪活动和腐败行为。而这一切的根源是保加利亚前共产党政权。共产党倒台后不久,前领导人和情报机构首脑将以各种方式和名义将国家财产据为己有。在这个过程中,强大的黑社会也随之出现。

索非亚机场:出租车漫天要价

保加利亚索非亚机场新增加了一个外国旅行者出口。护照检查分出了欧盟国家与非欧盟国家。机场外面有崭新的出租车等候着旅客。官方牌价是每公里一欧元。但出租司机并不按照公里数收款,而是漫天要价。你到了目的地后会发现,你付的出租车费往往是记价器显示的三四倍。而据出租车联合会所给的信息,出租司 机这样要价是合法的。为什么价格便宜的出租车就不能到飞机场载客呢?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黑社会。

昔日情报局,今日黑社会?

在过去一些年中常常出现轰动性新闻,前共产党领导阶层和秘密情报局的头头脑脑以私有化的名义将国家财产转入自己的名下,在市场经济开始实行之前就捞 取了巨额财富。卢切夫是保加利亚共产党倒台后第一届政府的副总理。他认为,当时国库的资金一部分通过当时已经存在的300个保加利亚驻外公司转移到私人手里,另一部分则直接由共产党核心阶层瓜分了。

在这个过程中,秘密情报局起了关键性的作用。驻外公司由情报局的外事部门控制,而情报局的内政事务部门负责控制走私路线和非法向国外付款事宜。这也是保加利亚有组织犯罪的诞生之日。因为在旧制度被推翻后,毒品和武器的走私很快就私有化了,并且掌控这些路线的就是当初建立它的人,即秘密情报局的首脑。 这样在1990年之后,共产党的政治权力很快就完成了由黑变灰,然后又由灰变白的经济利益转变。因此,今天的保加利亚仍旧控制在前共产党领导人的手中。

政治局委员拿着公文箱分钱

比如说这家咖啡店就一方面进行着正常的经济活动,但同时又在洗黑钱。咖啡店外面停了好几辆高档轿车。尤托夫坐在咖啡店里。今年87岁的尤托夫曾经是共产党倒台前的政治局委员兼党报总编。他证实了共产党高层领导人分钱的事情:“科勒夫曾经向我提到过那些人用公文箱分钱的事情。他没有具体说是多少钱。但 满满一公文箱的钱肯定不会少的。科勒夫当时拒绝接受这笔钱。他说他奋斗的目的不是为了钱。他后来成了政治犯,出狱后组织地下斗争。”

就这样,共产党的领导人和秘密情报局首脑摇身一变成为资本家,而随之也出现了黑社会。许多保加利亚人认为,第一届非共产党政府的总理卢卡诺夫对这一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卢卡诺夫在1996年被人枪杀。尤托夫这样评价卢卡诺夫:“在这个反革命王朝中,卢卡诺夫曾经是领军人物。卢卡诺夫是个很聪明 的人。我认为他是受到情报机构的胁迫,不得已而干下了坏事。这当然都是我个人的看法,没有证据。”

政党结构-情报结构-经济结构-黑社会,这是保加利亚的权力转换过程。索非亚私人电台达里克记者拉扎洛娃对那些前共产党高官如何成为现在资本家的过程进行了追踪。她得出了惊人的结论:“前情报局人员控制了武器及毒品走私及非法的奢侈品转运。80年代末期,保加利亚在外国成立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的作用就是转移这些黑钱。每年达到10亿美元。”

路牌:我们不再索贿了

从索非亚到边境站卡洛蒂纳只有60公里的路程。公路由这里进入塞尔维亚。这条公路始于土耳其,经索非亚,贝尔格莱德,布达佩斯最后进入西欧。这条曾经很繁忙的公路现在显得有些冷清。几辆土耳其,保加利亚和德国的运输卡车在等候办理过境手续。这里办理过境手续似乎不麻烦,效率也很高。边防警察显得十分友好。

不久前在检查站前树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例行检查,不必交费!就是说,贿赂在这里行不通了,或者说,不再能行通了。在卡洛蒂纳不能贿赂了,其它检查站的情况怎么样呢?一位长途汽车司机讲述道:“在塞尔维亚,如果你不愿意等两三个小时,就最好交5欧元。匈牙利也一样。如果你不想让检查人员翻你的行李,最好也交点儿钱。当然没有人明目张胆地向你索要,但我们都心知肚明。”

尽管在卡洛蒂纳没有人索要贿赂,但还有以前遗留的问题要解决。保加利亚现在成为欧盟的边界。在前南斯拉夫内战期间,这里要检查的是走私的武器和燃料,而现在是毒品和假护照。卡洛蒂纳边境警察负责人告知,他们的工作得到欧盟的支持:“在加入欧盟的准备阶段期间,我们在工作程序和检查人员方面进行了彻底的整顿。德国边境警察也来这里为我们培训边防检查人员。我们的合作仍在继续。”

保加利亚的黑帮首都

欧盟的外部边境很长。卡洛蒂纳南部的布拉戈夫格莱德处在保加利亚,希腊和马其顿的三角地带,是一个交通枢纽。贝尔格莱德-索非亚-雅典公路就通过这 里。这里曾经是走私中心。而今天,它被称作保加利亚黑帮首都。当地一位记者开玩笑说,欧洲任何一个城市都见不到象这里这么多的麦巴赫。麦巴赫是奔驰车中的顶级豪华车。而吸引犯罪集团的正是布拉戈夫格莱德的特殊地理位置。

布拉戈夫格莱德有名的还有女记者卡尔帕切卡。多年来,她一直在追踪调查当地的黑社会。有时候连她也很难区分谁是匪谁是兵了:“在三丹斯基市有一个海洛因仓库。而我们这里以生产综合毒品而著名。这些警察机构都知道。三年前,拉兹劳格的一个毒品实验室发生爆炸。三年前,这一地区犯罪集团的核心人物在这里聚会。总头目高尔切夫也到了。他控制了所有类型的犯罪活动:从贩毒,组织卖淫至盗买汽车。但后来他自己也被人干掉了。”

情报处长变成功商人

那些在国家财产私有化过程中获利的前共产党领导人和情报系统首脑则矢口否认与黑社会有什么关系。现在以成功商人自居的伊万诺夫在共产党倒台前是情报 局六处的处长。这个处是负责监视党内成员的。伊万诺夫公司的地址以前曾是索非亚的苏维埃文化中心。伊万诺夫辩解说,前保加利亚情报局与当今的黑社会没有任 何瓜葛:“这完全是政治宣传。这种传言在最近七、八年里很盛行。其政治目的是丑化他们的政治对手,即保加利亚社会主义党。作为时代的见证人和活跃在经济舞台上的商人,我可以明确地说,黑社会的组织结构不是由前情报机构建立的。那些建立黑社会组织的人也从来没有在前情报机构中工作过。”

但同样在保加利亚前情报机构工作过的茨维特科夫则指出,两者之间有着明显的联系。茨维特科夫曾经负责监视保加利亚的知识分子。共产党政权被推翻后,他试图向世人揭开前情报机构的黑幕。

德国之声© 2007 Deutsche Welle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