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四月 07, 2007

五七年民主理想必将实现

作者:陈奉孝

●编者按:陈奉孝是北大一九五七年著名的右派学生之一。本文回顾当年学生的热情与批判中共专政的觉悟,播下民主火种,必将开花结果。他们以鸣放开始之日,称之为「五一九」运动。北大遂成为反右的重灾区,伤亡惨重。

北京大学一九五七年「五一九」运动是一场自发的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

运动是由当时北大历史系三年级学生许南亭五月十九日的一张大字报引起的。大字报的内容很简单:开全国团代会,清华有代表,北大有没有?是谁?谁选的?紧接着第二张大字报是哲学系学生龙英华贴出的,内容是号召成立自由论坛。第三张大字报是数学系三年级学生陈奉孝、张景中、杨路、张世林贴出的,题目是自由论坛成立宣言,内容提出了四项主张:一、取消党委负责制,成立校务委员会,实行民主办校,二、取消政治课必修制度,改为政治课选修,三、取消留学生内部选派制度,实行考试选拔制度,四、开辟自由论坛,确保言论、集会、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北大空前的民主潮惨遭镇压

「五一九」这天晚上,中文系的同学沈泽宜、张元勋联名贴出了一首长诗「是时候了!」。这首诗充满激情,号召人们去参加战斗,向「三害」(官僚主义、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发起猛攻!这张大字报在北大掀起了十二级巨浪。第二天上万张大字报一下就贴满了整个北大校园,北大沸腾了!紧接着出现了谭天荣的数张大字报,从哲学的角度批判教条主义。刘奇弟同学贴出的大字报〈胡风绝不是反革命〉,刘奇弟是敢于挑战毛泽东要求为胡风平反的第一人。张锡锟同学贴出大字报〈三害根源〉,指出根源在于制度,必须改变一党独裁的政治制度。叶于泩贴出的大字报〈我看民主〉,指出「民主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王书瑶同学贴出大字报〈从斯大林的错误中应得到的教训〉,内容有「......六亿人民的生活决不应该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党员占百分之十六,而决定国家大事的人又占一点六中的极少数)。任何时代,权力的高度集中,不论是集中于个人,还是自称为一贯光荣正确伟大的集团,都是极大的危险,而当人民群众被麻痹被愚弄,就更加百倍的危险!因为如果这个集团犯有严重错误或变质,就没有任何力量足以克服它!我所爱的六亿人民应该及早起来,结束这种权力高度集中的局面,真正自己当家作主,真正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类似的大字报还有许多许多。

以上大字报的内容与文革后不少理论家(包括邓小平)所提出的政治体制改革主张的内容相比,早了整整三十至五十年!

西语系的同学在贺永增、周铎等人的带领下,自发的召开了控诉会,控诉五五年肃反运动的扩大化,与会的同学听后无不声泪俱下。另外,到北大演讲的人大学生林希翎在她的第一次演讲中就公开指出「给胡风加上反革命的罪名是很荒谬的。胡风是对中央提意见书,怎能说这个意见书就是反革命的纲领呢?这是斯大林主义的方法」。她还公开反对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些大字报的出现,事先并没有任何人进行组织和策划,而是长期被压抑的心声的迸发。

不仅如此,北大的右派同学为了打破当局的封锁还通过到各个大学(包括去天津)演讲的方式或通过同学关系用邮寄的方式将北大同学争取民主自由的信息传递出去。

出现这么多的「不同声音」后,不少人意识到需要成立一个组织,团结起来,才更有力量,更能引起重视。由谭天荣、陈奉孝、张景中、杨路、王国乡、龙英华六人倡议成立了「百花学社」,再由陈奉孝、王国乡等人联络中文系的张元勋、沈泽宜、崔德甫、张志华等人,创办了刊物《广场》,作为「百花学社」的言论阵地。主编张元勋在发刊词里这样写道:

「北京大学是五四的故乡,北大的儿女是五四的后裔,我们的血管里流着五四的血液,在社会主义的五四时代,我们要学会五四先辈们的大胆提问,大胆创造的精神,去争取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文化!我们的刊物《广场》便为此而诞生。《广场》的含义在于:北大民主广场曾是举火的地方,五四的先辈曾在民主广场上集会点火与誓师高歌!先辈的广场已经荒芜了,我们艰难地把它打扫干净,我们愿爱讲话爱唱歌的人们一起来打扫它、整理它,使它开出一万朵美丽的花!来吧!朋友们!到《广场》上来!这里有自由而新鲜的空气,它可以震动你的声带,唱出你愿意唱的个性的歌!我们的广场期待着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文艺复兴的到来!」

五一九民主运动被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残酷的镇压下去。仅北大就有七百五十多名师生被打成「右派分子」,八百一十多名师生被打成「中右」,几百名师生被送到劳改营和劳教营遭受非人的折磨(其中主要是学生)。黄中奇、顾文选、张锡锟、林昭等同学和任大熊、沈元老师被残暴地杀害,刘奇弟、贺永增、敖乃松等多名同学被折磨死在劳改劳教队里。他们用鲜血播下了民主自由的种子。

播下民主火种,薪火相传

五一九民主运动被镇压后,中国进入了最黑暗最残暴的年代!但是,民主自由的种子终于会发芽开花结果。七九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和八九年的六四爱国民主运动正是五一九民主运动的继续深化和发展。当时仅仅是一名中学生水平的魏京生以他敏锐的政治眼光大胆地指出「要警惕邓小平的个人独裁」并提出中国需要「政治民主化」!这一惊世之言,与五七年的右派相比,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北大是中国的思想库。中国近百年来的历次政治运动无不发源于北大。北大学生王丹等人组织的「沙龙」,要求中共开放党禁、报禁,实现言论、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正是继承了五一九争取民主自由运动的主张,最后发展成了席卷全国震惊世界的一场空前的爱国民主运动。虽然被中共当局血腥镇压下去,但是促成了苏联东欧共产统治政权的瓦解,正所谓东方开花,西方结果!从五七年的争取民主自由的五一九运动,七九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到八九年的六四爱国民主运动,一脉相承的光芒必将照亮中国走向未来的道路!

为了防止六四这样的大规模民主运动的再次爆发,邓小平对知识分子采取了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一方面大提工资,笼络手民;另一方面严控媒体,采取文化法西斯主义,不允许不同声音的发出。对青年学生则全面掩盖五一九、西单民主墙、六四民运的历史,引导大学生一心向钱看,追求享乐。今天打开电视,除了广告,全是娱乐节目,大播一些歌颂封建帝王的历史剧,宣扬封建专制主义。八十年代大学生那种关心国家民族的前途的热情不见了。坑蒙拐骗、偷盗抢劫、卖淫嫖娼等现象在整个社会迅速蔓延开来。社会风气被大大小小的中共贪官完全败坏了。

知识分子与大学生的光荣责任

但是,在大多数知识分子沉默的同时,大批下岗失业工人、失地农民和拆迁户的维权运动此起彼落。少数良知未泯的知识分子也在大力呼吁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新闻自由、开放党禁和司法独立。尽管这种声音受到严密的监控和打压,但仍然能够绕过报刊杂志,通过互联网,从夹缝中发出声来。现在大多数中国人已经认识到了目前一切社会矛盾的总根源在于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给中国未来的变革打下了思想基础。现在中国每年有一百多万大学生面临毕业即失业的困境,只要失业的大学生、在校的大学生和失业下岗工人失地农民的维权运动结合起来,再次爆发六四那样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是完全有可能的。

推动中国走向政治民主化需要三股力量的结合,即民主维权运动、共产党内具有远大政治眼光的高层人士和国际上的呼吁和支持。国内争民主维权运动将是主要的力量,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和大学生不可推卸的责任。

中共十七大召开前,要求扩大党内民主的呼声又起。这说明政治民主化这条路,在中国迟早是要走的。我看今后几年,他们很可能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办法,尝试政治改革。共产党的腐败已成了无法治愈的癌症,社会矛盾在积累和深化,中国无疑已处于社会大变革的前夜,五一九撒下的争取民主自由的火种再次燃烧起来的日子已经为时不远。我们曾热切希望并付出沉痛代价的理想一定会实现。

二○○七年二月二十二日

《开放》杂志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