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四月 19, 2007

要求“撤销封杀作品” 章诒和起诉新闻出版总署

作者:叶鹏飞(北京特派员)

《伶人往事》作者章诒和昨天采取法律行动,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交了起诉状,请求撤销新闻出版总署针对她的作品的封杀行为。

章诒和在起诉状里引用了三大证据,反驳新闻出版总署否认查禁《伶人往事》的事实。

第一项证据是2007年第1期《广电总局宣传管理司新闻通气会纪要》。该文件记录了1月12日上午在国家广电总局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会议主要传达中宣部副部长李东生和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1月11日在“出版工作专题情况通报会”的讲话和会议精神。

根据《纪要》,李东生“对目前出版界出现的一些‘闯红灯’问题提出严肃批评”,受到点名批评的八个严重问题包括了《八个京剧演员的生涯》(应指《伶人往事》)等书,而《纪要》在《八个京剧演员的生涯》后特地注明“章诒和作”。

《纪要》说:“出席会议的领导认为,上述问题属于严重的政治错误,已经闯了禁行的‘红灯’,新闻出版总署将对违规出版社作出取消出版书号等处理。”

第二项证据是同样被新闻出版总署查禁的《风云侧记》作者袁鹰与邬书林的对谈纪录。该纪录记述了邬书林在1月30日登门拜访袁鹰向其说明情况的经过。

袁鹰的纪录说明:邬书林自认在“通报会”上批评了出版《伶人往事》和《风云侧记》等“违规”作品的五家出版社;邬书林在讲话中确实对《伶人往事》的出版作出了“属于严重的政治错误”的认定;邬书林对袁鹰表白说,他的讲话是职务行为而非个人行为,只是代表新闻出版总署执行决定。

起诉状说,邬书林对袁鹰的表白,印证广电总局《纪要》在《八个京剧演员的生涯》后特地注明“章诒和作”,都“无可辩驳”地证明邬书林针对章诒和并查禁她的书。

第三项证据是新闻出版总署对八家被点名的出版社的处理决定,在“通报会”之后已下达并陆续执行。

起诉状说:“处罚出版社的行为本身对于原告(章诒和)而言,直接后果便是其作品的正版不得再印,盗版却得以大行其道,原告依法享有的包括人身权和财产权在内的民事权利,乃至创作自由和出版自由的宪法权利,均已受到被告(新闻出版总署)违法禁书行为的严重损害。”

起诉状要求“被告的违法行政行为理当依法撤销并予以纠正。”

章诒和的代表律师浦志强昨天表示,新华社前高级记者戴煌也因为其书作《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被查禁,起诉了新闻出版总署,但是法院拒绝立案。这个“前车之鉴”让他们对法院不抱任何不切实际的期待。

广电总局要求注意的问题

《广电总局宣传管理司新闻通气会纪要》关于近期宣传内容需注意的问题(摘要):

*反右题材要淡化,原则上不要说。要坚持“反右是必要的,但是被严重的扩大化”的宣传口径。与此相关的,是关于公共知识分子独立精神的提法也要慎重。

*必须从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谋民福祉的高度去遵守宣传纪律,学术无禁区,创作有自由,出版(播出)有纪律,党员讲政治。

*要营造迎接十七大的氛围,唱响主旋律,歌颂社会主义好。

*涉及军队题材要慎重,不能过分渲染武器装备,防止迎合西方的“中国威胁论”。

*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不能宣传肯定私有制的言论。

*警惕借否定文革,否定党和毛泽东同志伟大历史功绩的错误倾向。

*防止借舆论监督的名义搞新闻揭秘、暴露黑幕的倾向。

*不要为西方宣传推波助澜,缺乏政治上的清醒。近来的宣传暴露出有大力赞赏西方政治制度的问题。

*涉外宣传要注意:不得擅自批评他国内政,防止地图使用错误;能源合作只做不说;与高丽有关的不要炒作;南京大屠杀、七七事变的纪念性报道,要坚持宣传服务现实原则,不要干扰中日关系大局。

*不要站在西方立场和观点,评论、猜测、质疑国家重大工程。

*不要过分渲染高端人群的贵族生活方式。

*要从正面宣传反腐败典型,不能以反腐倡廉为由,渲染包二奶等庸俗生活方式。

*十月革命90周年宣传要严格把关,不要渲染苏东解体。

《联合早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