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四月 20, 2007

日本,被忽略或至少是低估了的亚洲强国

(博讯2007年4月20日 转载)

谈及亚洲,大多数人认为这一地区令人神往,中国或印度这样的大国正在这里崛起。也可能有人会想到朝鲜的核计划、一些恐怖事件,或者最近的地震、海啸带来的人道主义后果。但人们往往忽视了日本,或至少是低估了日本。

考虑到日本依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GDP达到50,000亿美元,比中国和印度加起来还要多,忽视或低估日本就令人奇怪了。尽管日本经济增长比率相对不高,但其人均GDP大约是3.8万美元,是中国或印度的十倍以上。

另外,日本在一些重要问题上争论非常激烈,这就意味着经济和安全领域可能会发生变化。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可能是迷失的十年,但日本的经济已开始复苏,现在以每年2%以上的速度增长,日本出现了若干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企业,这些企业全都获得了巨大成功。

对外政策和国防政策的变化更为显著。日本自卫队于今年1月升级为一个完整的部门。如今,日本每年的国防开销在400亿美元以上,并且依然是世界上兵种最多、装备最现代化的国家之一。将近1,000名日本军人驻扎在伊拉克及其周边地区。知识分子、记者和政治家都热衷于谈论日本在世界上的作用或撰写相关文章,如果倒退十年,很难想象日本的作用会有这么大。现在的问题不是日本是否需要修改宪法第9条,而是何时加以修改,在第九条的限制下,日本军队只能发挥自卫作用。

并非每个人都对这些变化表示欢迎。日本的邻国依然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日本不能正确对待历史问题而深感忧虑,日本民族主义的兴起令他们感到焦虑不安。然而,日本主动性的增强,能力的发展,再加上健全的民主和蓬勃的经济,对其邻国倒是大有裨益。危险的不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复兴,而是日本不能或不愿为迎接亚洲所面临的地区和全球性挑战而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日本自身需要继续推进经济改革和开放,提高军事能力,使军队能够承担强度小但人员密集的军事任务,这样的任务从预防种族屠杀、建设国家到维持和平,这些需求在泛中东和非洲地区正变得越来越迫切。

日本领导人还需要在采取行动时更加关注外界的反应。首相安倍晋三上任之初实行的政策很不均衡。一方面,他做出了不去参拜为纪念数百万日本阵亡人员而修建的靖国神社的明智决定,因为敬国神社里供奉着14名甲级战犯。而另一方面,安倍却公开否认日本曾强迫中国和朝鲜妇女充当“慰安妇”,这样的做法往好里说是愚蠢,往差里说是对外界的反应漠不关心。

至关重要的是,日本和中国建立了现代关系。日益频繁的高层互访—安倍首相十月份访华,中国总理温家宝刚刚访问日本—显示出可喜的发展势头。但还需要做更多工作。两国可以也应当扩大贸易和投资,这只有在政治关系改善的情况下才能实现。两国应致力于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对近海资源控制权要求相互冲突的问题。军事、教育和旅游等各个领域的交流也应该得到促进。

世界还要考虑到日本的重要性。日本不应该再由于六十多年以前的事件而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不允许日本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是没有道理的。

日本还应全面参与亚洲的地区活动。亚洲富于变化和活力,但相对欧洲而言,其政治、经济和安全机构的影响都比较薄弱;亚洲机构往往缺乏活力,而且复杂繁琐。法德关系一直是二十世纪冲突中最重要的事件,如今也依然是现代欧洲关系的核心。中国和日本也应该朝着这样的目标努力。

实际上有无数的问题需要探讨,包括贸易和投资、能源和气候变化以及安全领域的信心建设。新的地区机构既可以以现有机构为基础(如处理朝鲜核问题的六方会谈),也可以白手起家,重新建设。

另外,就像继续在欧洲发挥重要作用一样,美国也可以成为亚洲稳定的保障者和地区繁荣的源泉。美日联盟是美国在亚洲的地位中最为核心的部分。美日联盟的目的不是使日本加入反华联盟,而是加深美日合作的深度和广度。考虑到朝鲜的导弹和核计划、恐怖主义以及威胁世界稳定的诸多挑战,两国都有太多的理由来实现这一目标。

安倍四月底对华盛顿的访问是继续使形成于地缘政治时代的关系现代化的机遇。希望此次访问不会在国会要求日本为慰安妇问题道歉的呼声中变得黯然失色。相反,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未来,欢迎一个日益能够并愿意在应对地区和全球挑战中充当美国合作伙伴的日本的兴起。

(作者Richard N. Haass是对外关系理事会会长,著有《机遇:美国改变历史进程的关键时刻》一书。)

翻译:许彬彬 (博讯 boxun.com)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