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01, 2007

《中国农民调查》案庭外调解 原告撤诉

2007.04.29

荣获2004年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的作者陈桂棣与吴春桃夫妇,被安徽阜阳市政协副主席张西德控告名誉侵权案广受国内外媒体关注。4月28号,陈桂棣夫妇在纽约参加鲁宾艺术博物馆活动时,和原《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康锐(Erik Eckholm)对谈,向听众介绍了这一个案子。他们今年一月得知,此案已经在去年夏天庭外调解,原告撤诉。下面是本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吴春桃说,审判开庭后整整三年都没有结果。其实在去年的夏天已经了结了。但是一直对他们夫妇封锁消息。控告他们的安徽阜阳市政协副主席张西德,背后有一批有权的人在支持。

“本来法律调查,他们夫妇应该是赢的。最后结果竟然是最高人民法院出来调解。据说是中央分管政法的最高长官有批置。意思就是我们这个官司不能再打了。再打的话影响不好。不是影响我们作家的形象,是影响政府的形象。一定要调解掉。”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的第四章《漫漫上访路》详细描述了1994年安徽省临泉县镇压报复当地农民上访的事件。书中指名道姓点出当时的县委书记的张西德。后来担任安徽省阜阳市政协副主席的张西德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书之前,就曾进京阻止这本书出版。书出来以后,张西德又以"名誉受到损害"为由在2004年3月起诉陈桂棣夫妇和出版社,提出要作者在国内外大型报刊上道歉,并赔偿二十万元。2004年10月安徽省司法厅向辩方律师和作者提出和解要求,被陈桂棣拒绝。陈桂棣的律师浦志强曾证实,提出诉讼的张西德从来没有向陈桂棣一方要求过和解,双方也在法庭上表明不会和解,是安徽省政法委通过第三者,要求陈桂棣接受和解。

吴春桃说陈桂棣没有答应。结果最高人民法院找到出版集团,又找到出版社。叫他们给原告张西德一笔钱。出版社不同意,说你拿出判决书来。

“最高人民法院的态度很强硬。他说你是不是党的企业,你要是党的企业,党叫你给多少,你就给多少。还威胁说,如果你不给钱的话,社张就换人。最后无奈,出版社就赔偿了5万块钱。那个原告就撤诉了。然后让他们不要告诉我们。所以我们今年的元旦才知道这个消息。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陈桂棣补充说,他们当初被起诉之后,媒体被禁止报道这个案件,也不允许他们接触境外记者。在没有舆论的监督下,他们实际受到的是政治审判。他指出,在开始四天的审判中,原告并没有拿出实际证据来说明他与书中提到的事情无关,而是请来政府官员和公安局长证明自己是好官。而审理此案的前后三个法院院长都是贪官,后来也被逮捕。

陈桂棣在演讲中表示,中国的经济变化来自于改革,带头改革的是中国农民。本来中国农民最有权享受改革的成果,结果不仅没有享受到,还跟城市的贫富差距反而更大。中国的媒体报喜不报忧,所以他们下决心调查中国农民的情况。

吴春桃说,在后来的调查中,他们发现中国农民不仅受到贫穷的压力,还受到政府的骚扰。如果政府收不到税就霸占农民的房子,拉走牲口。调查了一年以后,他们意识到书写出来可能发表不了。但是不写出来会愧对农民。因为很多中国的记者迫于新闻纪律都不敢报道,农民已经对记者感到失望。

谈到下一步打算,陈桂棣表示,中共中央提出要进行“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改革。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三次提出这个口号。他认为,中共官员都说谎,解决农村问题需要体制改革。他们要调查农民对这一口号的理解。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普通话主页

--------------------------------------------------------------------------------

© 2007 Radio Free Asia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