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2, 2007

上海帮股市套现导致胡温宏观调控失效!

5月17日,全球华人首富、香港长江实业集团主席李嘉诚突然主动就大陆股市出现泡沫向国人提出警告,香港另外两大富商李兆基、郑裕彤也公开发声忧虑中国股市。香港大公报也在头版发表文章,预测大陆股市的泡沫崩溃。一些中国问题专家称,这是中共政权借海外渠道发布消息,给股市降温,预计近期内中国股市将出现大的变动。

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说,中共要给股市降温,过去只需要颁布一个政策就行。目前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因为中共高层出现分裂。显然,北京国务院的政策受到中国金融大户的抵制,国务院高层被迫通过海外发声,希望用国际舆论给股市降温,避免股市的波动让社会陷入全面混乱。

香港财经专家廖仕明表示,目前中共高层内斗因素也加入到股市中,中国金融体系的实权过去一直掌握在江泽民的上海帮手中,他们控制了中国金融机构的一些大的基金,目前江派人马对股市影响力也很大,江派上海帮最近受重挫,江派人马因为这些年在中国血债太大,不能让出权力,股市波动若造成社会动荡,责任很容易推给胡温。另外,中共的高干子弟在股市上也很活跃,目前有很多幕后「金融大户」急于套现,应付银行的巨大黑洞。中国大陆的情况很危急,股市的巨幅波动,一定会给脆弱的中国社会带来极大的振荡和灾难。

截至5月初,大陆股市股民帐户总数目为9394.54万,逼近1亿大关,这意味著每14位大陆人口中(包括儿童与老人在内)就有一个股民。考虑到农民占了中国13亿总人口的80%,估计城市中几乎所有成年人都在炒股!

仅五一长假后首个交易日,全国就有42万多人新开股票户头,创出单日开户最高记录。目前平均每天有20万人开户炒股。除今年新增的股民还,大陆还有1330万无业股人士专职炒股。目前全民炒股,散户蚂蚁推大山,已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股票行情。

廖仕明表示,中共历来有借香港人士之口透露内部决策的习惯。目前大陆股市投机性太大,泡沫化日趋严重,股价暴跌的危险性很大。中国股市后市必然出现巨大波动。

面对日益疯狂的股市,北京当局也曾采取措施宏观调控,如提高存款贷款利率和提升存款准备金率等,股市非但不降,反而出人意料地上涨了许多。

据近日海外一些媒体报导,不久前总理温家宝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说,证券股票市场不断升温发热,这是逆反现象,是有人在幕后操控股市。温家宝说:「人为制造操控的股市是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炸弹。一旦金融发生危机,股市必然首当其冲。股市一旦暴跌将导致金融崩溃,将是一场全国性的政治经济社会灾难,这是人祸!」

一些评论称,目前中国股市的疯狂,显然是党内权力斗争从政治领域转移到经济领域的表现。不满胡温执政的江派人马,利用其掌控的金融资本操控股市,一旦暴跌套牢的就是近亿名散户,所引发的社会动荡和不满情绪,将迫使主管经济的温家宝下台。目前,这一趋势现在已昭然若揭了。

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CSFB)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在其博客中分析说,世界股市平均市盈率为18,而中国A股2007年市盈率预计37,远远高于其正常水平,因此他预计A股在未来3个月内将暴跌至3000点左右,以适应市盈率33的正常水平。

他分析说,在今年秋季召开的17大之前整顿好经济,是胡温决策层的共识。如果以往政府调控措施不生效,更强硬、更具震撼性的措施出台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比如期指期货政策,资本增值税政策等,都将让疯狂的股市清醒一下。

廖仕明分析说,境外资金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进出套利,这已是公开的秘密。同样,一旦风险日益高升的中国股市形成风暴,其冲击力将不仅止于国境,必将对国际社会和周边地区带来巨大影响,甚至影响到基本经济的稳定。

目前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已提醒美国投资者,中国股市风险太大,到中国投资要小心。不少大陆股民盲目相信在奥运会前中国股市不会下跌,廖仕明表示,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前,上海深圳和香港股市都曾有类似情况。「香港股市在1997年8月到顶,之后两三年,股市回落幅度达到百分之六十」。他并且认为:「在大家都有相同预期的情况下,可能出现「抢跑效应」,投资者提前行动,结果导致原来的预期大大提前发生。

至于胡温整顿股市是否会有效,廖仕明表示目前还不好预测。但面对曾经吞噬亚洲四小龙的国际金融大鳄们,还有国有银行永远摆不平的财政烂帐,国营企业永远填不满的经营漏洞,以及一大群一味想发财的普通百姓,要让中国这个不理智的股市变清醒,恐怕不是想像的那么容易。

廖仕明还表示,目前中共高层内斗因素也加入到股市中,中国金融体系的实权过去一直掌握在江泽民的上海帮手中,他们控制了中国金融机构的一些大的基金,目前江派人马对股市影响力也很大,江派上海帮最近受重挫,江派人马因为这些年在中国血债太大,不能让出权力,股市波动若造成社会动荡,责任很容易推给胡温。另外,中共的高干子弟在股市上也很活跃,目前有很多幕后「金融大户」急于套现,应付银行的巨大黑洞。中国大陆的情况很危急,股市的巨幅波动,一定会给脆弱的中国社会带来极大的振荡和灾难。

明报周末香港财经专栏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