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25, 2007

广西博白民变规模很大 因计划生育沦为贪腐工具

来源:亚洲周刊 李佳里

广西玉林市博白县、容县等多处地区发生骚乱,起因是被民众称为“大锤队”计划生育收费队长期野蛮执法、横征暴敛,没结婚的女孩被强行结扎,四十多岁光棍也收到超生罚款单,五十多岁妇女也因二十多年前“超生”儿子被罚款。计划生育成为考察官员政绩的“硬指标”,也成为地方政府敛财、官员腐败的工具,村民忍无可忍受而上山躲避,最终奋起反抗,烧砸多个镇政府。

五月十七日至十九日,广西玉林市博白县五万群众为反抗当局令人发指的计划生育政策,先后与当局发生中国零七年来最严重的官民冲突。冲突中,博白县顿谷镇等七个镇政府被砸被烧,车辆被破坏。据一些香港媒体报道,冲突中最少有七人死亡,多人受伤,死者包括两名警察以及在躲避武警水炮时无辜被争相逃走人群踩死的五名学生;一名镇长被群众打伤,两百多人被公安带走。不过亚洲周刊记者在当地医院访察,未发现有人在事件中死亡。

事件震惊北京中央,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已经派遣一名副主任率领中央工作组紧急南下,与广西自治区党委副书记郭声琨等高层进驻博白,彻查事件。新华社报道称,事件已经平息,共有二十八名涉嫌串联、挑唆并参与打砸的人员被警方拘留。博白骚乱平息不久,有消息指群众围攻镇政府事件二十三日又在玉林市容县自良镇发生,当局出动大批武警镇压。

超生罚款变生财之源

实际上,广西当地的计生工作时松时紧,松的时候让老百姓超生多生,紧的时候就有名目来罚款收费,成为当地可以控制的一项财政收入,也成为贪污腐败的重要源头。在广西计生风暴展开后,广西各地网站论坛出现批评当局暴力计生的文章,网友指责当地官员平时不抓计生工作,只会借机搞运动,而且方式粗暴简单。据网友给广州的《南方都市报》爆料,五月十二日,广西藤县古龙镇邮政支局拒绝接受当地计划生育办公室没有“计生证”就不让储户取钱的要求,结果被副镇长带人封了门,导致大批群众聚集邮政支局。据藤县综合网报道,藤县县长强调“要用冻结存款、征收实物等强硬措施确保工作有成效”,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强调,“乡、镇主要领导在运用硬措施时要大胆唱黑脸”。广西藤县、博白还以冻结银行存款的方式抓计生,导致当地一度出现银行挤兑的传闻。

但是,民众的不满没有人关注,这些骚乱前的迹象也没有引起各级政府重视,博白大批群众被逼离家出走、上山躲避,愤怒、绝望、仇恨的情绪在人群中蔓延,最终忍无可忍,下山反击,各镇群众群起响应,火山终于爆发。

博白是有一百四十多万人口的广西第一大县。博白街上流传的是一间间乡镇政府和计生办公室被火烧或砸毁的消息。五月二十一日,数百警力包围了旺茂镇政府,对峙的上千群众在警戒线以外呐喊,警方放出了狼狗,包括一名老人在内的多名民众被咬伤。

老人发誓烧掉镇政府

五月二十二日,一辆辆乘满了警察的巴士穿行在广西博白县南部的省级公路上,该县南部守卫乡镇政府的警力在换防。距南中国海只有十多公里的龙潭镇一直没有解除危机,数千群众在政府门前示威。年老的示威群众发誓“杀鸡喝血也要把政府烧掉”。

五月二十二日,通往山区乡镇的道路上,不时有破损严重的车辆蹒跚著开出。这些车辆大多刷有“公安”、“警察”、“法院”的标志,玻璃全都碎掉了,有几辆还有火烧的痕迹,被铁索穿挂在拖车后面。沙陂镇姓廖的男子说:“都是被深山里的群众砸、烧的。”

五月二十二日傍晚,两辆挂有广州军区车牌的轿车停在了那卜镇政府门前的空地上。五月十七日起,这座三层办公楼被数千群众纵火烧毁。此时,距此七十多公里的博白县城,从广西自治区首府南宁以及玉林市调集的武警,住满了县城几家最好的宾馆。晚上六时许,上百武警开始在县委县政府大门前部署防务,一辆辆警车排列在街道的两侧。

这一天,广西博白县下属的三十八个乡镇政府无一例外被防卫起来,每间政府大门口都有人看守著,警惕著随时可能蜂拥而来暴动的人群。

这一天,博白县各乡镇计划生育办公室征收“社会抚养费”的被群众称为“大锤队”的工作队暂停了工作,该县的很多人家已经被洗劫过了。在南部公路的侧旁,一户人家新砌的楼房被拆去了窗户和门,屋内已空空如也。只有门框的上方,挂著一张完整的大幅已故前国家领袖毛泽东画像。

被烧毁的乡镇政府名单正在一天天增加,水鸣、顿谷、永安、松旺、那卜、沙陂、大垌……广西博白县三千八百五十多平方公里的山山水水间,暴动的人群在点燃一场场愤怒的大火。

当局指不法分子闹事

乡镇政府驻地街头张贴著博白县政府五月十九日印发的公告:“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七至十八日,我县顿谷、永安、水鸣三个乡镇发生了一些不法分子围堵冲击党政机关、进行打、砸、抢活动的违法犯罪事件。为了维护我县社会稳定发展大局,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维护正常的生活生产秩序,特作如下公告。”

公告说,冲击党政机关事件是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对抗国家征收社会抚养费政策,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的行为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对组织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围堵冲击党政机关,进行打、砸、抢活动的不法分子,必须依法予以坚决打击。

永安镇四十多岁的妇女王巧云说,“我的孩子只是在那里看了看,便被抓走了。”五月十七日那天,她在家中做饭,照看妹妹家的小孩。她说,八点多钟做好饭后出去拿药,经过闹事地点,看到街道上都挤满了人,有人在那里倒了汽油,随后有人点燃了大火。

王家在镇政府附近有一个三层临街的铺面,一楼租给了别人做生意,刚从广州回家探亲的儿子小杨住在楼上。“我到镇政府时,不知是谁把政府的车子砸烂了。”她从街道上拉回看热闹的儿子,来到三楼观看,中午二人一起回家吃饭。吃完午饭,出去找妹妹家的孩子,见儿子又到闹事的地方看,有人在烧房子。王巧云拉起孩子,到距永安镇十多公里的水鸣镇去,“快到水鸣镇时,公安拦住了儿子,把他抓了”。

永安镇许多参与放火烧政府的人和围观者很快被警方拘捕,王弟弟家的孩子十八岁的杨青也被抓了。王巧云说,几天了,不知道他们被关在了什么地方。成千上万的人喊叫著「打死姓陈的计生站长,烧死镇书记、镇长”,“多数人是从深山里的村庄赶来的群众,他们如同约好了似的”。

同一日,博白县西部另两个镇顿谷、水鸣,暴动同时爆发。事隔数日之后,水鸣镇政府门前暴动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镇五大班子的牌子有两块被砸坏还未来得及更换,其中一块长长牌子只剩下上面“中国共产党”几个字,“党”字缺损了下面一半。

抓捕并没有扑灭暴动的火焰,十九日,博白县东部山区的民众聚集了起来,场面更大的骚乱连续冲击大垌、那卜、沙陂三镇。沙陂镇荣飘村的黄先生说,至少有三部车子被砸毁,镇政府的围墙都被推倒。

中国媒体的报道禁区

五月中旬起,陆续有来自广西博白的报料电话打向中国多家媒体,每个电话都似一次呼救。但是,计划生育和群体事件一直以来是中国大陆媒体的报道禁区,没有一个媒体敢于派出记者前往调查采访。

当地目击者说:“几百个无业人士站在村子出入路口,乱捉女人去结扎(绝育手术)。”“两个镇子发生了枪战,现在已经牺牲了一名干警,年轻人全部出走,村子里只剩下了老人和孩子。”“一些计划生育工作人员违法执法,要村民交钱,没有钱就把房子的玻璃、门、家具一并打烂。”“计生部门不是依法办事而是采取暴力,使用社会人员实施强抢的野蛮手段,对没交费的农户打楼顶打墙壁拆大门搬电器,只要值钱的全部拉走,还强令外地亲属拿钱回来。”

博白镇的何小姐在接受采访时说,博白县的计划生育从过完农历年正月十五就开始了。“我有一个收养的弃儿,已经十岁了,可是,计生办又送来了罚款单。”何小姐说,她家根本无法凑齐罚款单上的十几万的数额,“老公只好去做了绝育手术”。尽管她家里还没有一个自己亲生的孩子。何的丈夫在一个机关上班,“他被分配了至少要做一个人的绝育手术和收缴五百元计生罚款的任务。他干的工作与计划生育一点边都不沾”。每一个博白县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都分配了相同的任务,包括学校的教师。

胡乱捉人做绝育手术

适合做绝育手术的人是有限的,但任务却是不能改变的。“一个给人做保姆的二十多岁女孩子,还没有结婚,那天给主人带孩子在院子里玩,被计生队的人捉走做了结扎”。何小姐的亲属在县人民医院工作,证实这个传闻是真的,“把没结婚的女孩结扎了,政府赔了三万元”。同样的错误发生在文地镇,一个二十八岁的未婚女孩经历了同样的痛苦。

征收计生罚款(社会抚养费)的队伍已经在乡村行动几个月了。水鸣镇的凌先生说:“谁家能拿出那么多钱呢?张口就是十万、二十万,少的也有几万。”一户人家刚做好了一锅饭,征收的队伍来了,他们穿著统一的军用迷彩服,拿著大锤子,端起锅把饭倒了,拿走了可能值十几块钱的锅。民众称那些人为“大锤队”。水牛被牵走了,电视机、洗衣机等,凡是值钱的电器家具都成了“大锤队”的“战利品”。“有户人家里实在没有值钱的东西,大锤队的人就把沙子倒进他家的米缸,米就不能吃了。”

学生都罢了课,因为很多学生在家中被打伤了,有的头破了,有的打断了腰骨。凌先生接到同乡的通知,要组织起来开会,有些农民说要捐钱买枪,和‘大锤队’对著干,“活不下去了”。

改革开放以来,计划生育被中国定为不可动摇的基本国策。自九十年代初中国当局在全国开展声势浩大、手段严厉的“计生运动”之后,各地计生工作开始进入平稳状态。但近年中国人口形势出现变化,一方面是经济发达城市人口出生下降,学者开始担心十年后中国会出现人口老化问题,导致经济发展无以为继、社会养老负担沉重,因而呼吁放宽人口政策,另一方面各地青壮年就业压力增加,少数地区人口控制效果不彰,新生儿性别比例失衡。在现实压力与未来危机的权衡中,中央决策层认为现阶段加强计划生育仍有必要,因此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通过了《关于全面加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决定》。

中央新精神出台,广西反应最积极、执行最坚决。这是不难理解的,二零零五年广西人口自然出生率为千分之八点一七,而全国平均水平为千分之六左右,这是团派出身的广西区委书记刘奇葆可以施政建功的著力点。二月十日,广西在南宁召开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会议,要“采取更加得力措施,降低政策外生育”,宣布对计生不得力的玉林博白县和梧州蝶山区“黄牌警告”,对弄虚作假严重的柳州融水县和梧州苍梧县实行“一票否决”处罚(如果计生不达标,各地方各部门不能评先进,主要领导也不能升迁)。会议上各地签订了二零零七年度人口和计划生育目标管理责任状,从而在广西大地拉开了一场计生风暴。在藤县五月九日的计划生育会议上,县委书记强调“县四套班子领导、县各部门单位正职领导立即带领本单位百分之六十以上干部到挂乡镇,进村入户开展工作”,其他几个县市如博白、苍梧、容县、北流也差不多,由此可见当地政府执行之力度。

应付硬指标官员硬来

在中国,经济增长与计划生育一直是考核地方官员最重要的两项指标,近年在宏观调控以及“唯GDP论”被批判的背景下,经济增长在考核中已不那么突出,但是计划生育仍然是硬性指标,而且实行“一票否决”制。因此,手执计生大权,等于是扛著尚方宝剑,计生部门成为中共各级政府、企事业单位的重要权力。近年山东临沂为抓计划生育而无法无天,暴力计生导致民怨沸腾,为农民计生维权的盲人陈光诚在去年最终被重判坐牢,但是却没引起中央重视,否则也不会有广西再因计生出事。

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博白县今年征收社会抚养费的目标是至少一亿二千万元人民币,相当于这个山区县上年度财政收入的一半还多。更多的细节表明,博白强行征收计划生育社会抚养费行动是早有部署的。据当地报纸《玉林日报》四月十一日的报道说:“为了进一步充实各乡镇计生服务所技术人员队伍,优化人员结构,提高服务能力和技术水平,四月七日,博白县开始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医疗专业技术人员三十名。”三十名公开招聘到的专业技术人员被分配到了博白各乡镇计生服务所。“服务所做的工作应该是指导孕妇生育的,但主要的工作却是为人做绝育手术。”

有了队伍,有了专业实施手术的医生,又有了法院的撑腰,博白的计划生育风暴在辖区内瞬间骤起。

风暴过后的博白,人们正从骚乱中走出来,如同那户人家完整的“毛泽东”,人们重新归入平静的生活,街市恢复了往常的热闹,熙熙攘攘的人群全然不顾身旁行驶的警察车队,民变好像已经成了往事。

“我们只是反抗无法无天的计划生育罚款的做法,我们没想反对党和政府。”一位参与了纵火焚烧政府大楼的男人说:“他们逼得我们活不下去。”

永安镇政府被烧毁后,负责政府饭堂和自来水的王巧云放下儿子被抓的焦虑,和镇上的一些群众动手修好了毁坏的饭堂,“我主动一点好不好,我没有参与闹事,只是想让他们把我儿子放出来”。她又修好了水管,她希望自己的行动能获得警方的宽恕,把她二十二岁的儿子和十八岁的侄儿从监牢里释放。已有人陆续从监牢里走出来,“找到了当官的就可以放人,我求不到人,儿子只能被关著”。王巧云说。

为了修好被烧毁的政府办公场地,有人在政府大门前设立一个捐款箱,王巧云走到那里,把二十元钱投到箱里,她想让党和政府的人看到,祈求得到原谅。

亚洲周刊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