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五月 18, 2007

中国将允许更多公众参与立法和监督执法

2007.05.14

中国政府最近应允,将允许更多公众参与立法和监督执法,但是法院系统将继续接受党的领导。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的采访报道。

最近在北京召开的讨论中国法制建设的国际会议上,中国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发布的报告称,将允许更多公众参与立法和监督执法。路透社发自北京的消息说,这表明中国政府已经将司法改革提到重要日程,但改革的时间和程度还无法确定。中国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在这次会议上发布的报告说,中国在健全法制方面有进步,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报告说,要治理在立法和执法上的低效率和滥用法律,唯一的办法是鼓励公众参与立法和监督执法。报告建议社会各界、媒体和有关专家参与其中,增加立法和执法的透明度,比如建立陪审制度,任命法院官员时规定明确,以防官员扰乱司法和审判。对此,中国宪政律师浦志强说,立法需要公众参与,主要体现在公众对立法的呼声上:

“象《新闻出版法》这样的一些立法,公众对于这一类的信息:公开或者是限制权力、反对垄断跟国际民生有关的这样一些法律、和宪法权力相关的这样一些法律,应当说立法的呼声很高而且确实我们的经济发展和争取民主也需要这样的有关立法方面的安排。但实际上公众的这样一种呼声往往得不到立法机关的回应。”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研究员虞平表示,增加立法和司法的透明度,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也是国际上的惯例:

“包括最近你看中国政府已经对所谓的透明度有一些重大的变化。最近他们刚颁布了一个关于公民知情权的一个法规,这个法规也就是很清楚公民有知情权,对我们所说的司法也是不例外的。因为所有的司法系统在全世界都是在阳光下的,没有一个司法系统是密室操作。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中国现在开始进行的信息公开、包括接受公务监督对法院系统也是同样适用的。”

但最高人民法院同时发布的一份报告则称,无论政府如何保证公众参与和增加司法的透明度,党对法院的领导不会变。报告称,法院改革的首要原则就是坚持党的领导,法院和法官将继续接受党的领导。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研究员虞平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在这份报告中有关党的领导的措辞有问题:

“当然每个国家的政法系统都有一些政治的功能跟背景,但是要看怎么去理解党对司法的理解。如果是党指挥司法就不符合世界的潮流,也不符合中国自己声称的建设法制这样的一个理念。这个理念就是如果党要影响司法就要通过它的立法的影响,通过对整个参与国家政治活动的具体的规范化的活动来影响司法而不是直接对司法进行干预。这样就当然是有问题的。”

中国宪政律师浦志强表示,高法称法院应当在党的领导之下,可能是共产党习惯性的术语,也可能表达出中共不愿放弃在立法和司法上的影响力。此外,浦志强说,这一说法本身也自相矛盾:

“因为法大还是权大的问题,政党大、国家大还是人民的权力大,应该说有一些所谓政治上正确的一些说法。任何党派包括共产党人在内都应该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之内去守法活动,去履行自己的职能。立法本身一定要强调在党的领导下可能还是有些遗憾的事情。”

浦志强说,他希望随着中国老百姓民权意识的觉醒,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政治的开放,这种所谓党领导法的现象会逐渐有所变化。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研究员虞平也表示,中国未来的司法要走向现代化和法制化,一定要解决好党和国家、党和法律的关系,以及国家不同权利机关的制衡关系,这样中国的法制建设才有希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