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五月 10, 2007

中国官媒载文呼吁增强权力运行过程的透明度

2007.05.05

中国官方媒体近日登载文章称,权力封闭运行是腐败蔓延的首要条件,文章呼吁增强权力运行过程的透明度,将决策、执行和监督置于群众监督之下。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中国官方的新华网星期五转载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下属刊物《学习时报》的文章,题目是《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基本条件》,作者谢鹏程。文章说,目前,中国各领域腐败问题依然严重。不合理的权力配置机制、结构给腐败滋生提供了土壤;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不协调、不全面,制度不完善等给腐败蔓延提供了条件,而权力运行的透明度和对腐败现象的容忍度直接影响对腐败的预防和惩治。 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中文政论杂志《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对此评论说,

“‘透明度’这一说本来就比较含糊,实际上的问题不在于透明度,因为很多的腐败现象、腐败的罪行别人都是知道的,是看得见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公开揭露的途径,最起码缺少一种新闻监督。在中国没有新闻监督、没有独立的媒体,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光谈权利的透明度,我想意义就不太大。”

《学习时报》的文章说,造成权力运行封闭性的主要原因是:权力本身具有专断和封闭的倾向;在一些制度废驰,或者处于社会转型之中的国家,许多决策和执行会引发,或者加剧社会矛盾,当权者最简便的应对策略就是把权力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并广泛适用保密措施,结果往往使保密成为常规,公开成为例外。而权力垄断,或者权力高度集中本身就是排斥民主的。权力垄断制造了隐蔽性,这又为权力滥用等腐败现象的滋生和蔓延提供了藏身之所。谈到中国社会权力运行的封闭性,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研究员虞平表示,

“中国应该真正去考虑怎么样让这个社会从过去传统的行政权压倒一切,甚至是从小部分人专断权力的这种制度变成一个比较开放的、比较法制的、让每一个人都能在这个社会中发现自己适当的位置的这样的一个社会,那么就必须要建立一定的法律制度,现代意义上的法制。如果法制建立起来了,有一个比较通畅的渠道反映民意,靠国家的制度来执行民意,那么无所谓去讲以民为本,或者是和谐社会。它会在政治的过程当中达到这样一个平衡,所以这可能是最重要的。”

胡平认为,近年来,中国政府推出了不少反腐举措,但腐败问题却愈演愈烈,其根本原因是政治制度的问题,

“谈到腐败,当局为此事是说了好几十年,但是到今天为止,腐败现象都是有增无减。我想关键还是一个基本的政治制度的问题。我们谈政治自由、谈民主化,其中第一条就是要求言论自由,这对当局来说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只要你发表意见、发布消息、揭露事实这样的事情,不加以镇压,那自然就出现了,可是当局却恰恰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百般封锁。所以问题其实在这个地方。”

新华网的报道说,为遏制官员的腐败,中国将从6月1号开始实施新的《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其中规定,违反廉政纪律的将被开除,包养情妇的予以撤职,或开除等。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