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五月 12, 2007

北京大学五星级未名湖大酒店破土动工

2007.05.08

北京大学校方投资的以“未名湖”命名的五星级大酒店已经破土动工;学界人士指出,在学生教室拥挤的情况下修建五星级酒店,并以营利为主要目的,那将会动摇以学术为中心的办学方向。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据官方媒体报道,以“未名湖”命名的五星级大酒店落成之后,将集住宿、会议、餐饮、娱乐休闲等多项功能于一楼,并将从三千米地下汲引温泉,注入所有商务套间中提供健身按摩服务的温泉泳池。

北京大学校友、旅美学者方励之说,在当前国内的商业化大潮中,大学应当端正教育思想,洁身自好,坚持以学术为中心的办学方向。他表示,美国一些大学校园“周围”也有酒店,但是酒店办在校园里头和校园外面还是有区别的:

“如果是商业化行为那不值得的,国内一股商业化大潮把赚钱作为最高标准。如果是以这个来做的,那在北大里面做是不合适的。美国大学里面没有宾馆,大学外面就有了,由旅馆行业的人经营,有一些四星、五星级的,它可以提供一些会议场所和一些其他的活动场所,但是跟学校是分开的。

酒店开在学校里头和开在学校外头是有很大区别的。

“那当然,这就牵涉到学术机关到底怎么办?办成商业机关那就是伤害了以学术为中心。我觉得可能就是因为国内整个的社会环境就是赚钱造成的。”

在北京大学作过客座教授的美国托莱多大学荣誉退休教授冉伯恭对于北大在校园里盖五星级酒店说了好几声“不应该”:

“北京大学建的以“未名湖”命名的五星级大酒店的做法,我觉得有点过火,不应该这样做。我在那里做过客做教授,未名湖那里非常漂亮,非常安静。北大校园不是很大,要盖了宾馆就更乱了。北京大学是中国重点大学之一,北大、清华是中国政府给钱最多的。不应该用这种方法来捐款,不见得有多少收入。”

冉教授表示,他的意思不是说,北京大学不可以建服务于学术活动的招待所:

“假设是为了学校学术活动开学术会议给与会人员方便住那倒可以,但是不应该以宾馆的名义,应该以招待所的名义,不能以旅馆的名义。对外开放、向普通宾馆那样营业那实在是不应该,太过火了。”

冉教授表示,教育和科研要面向社会、为经济建设服务,这是不成问题的,但是中国一些大学和科研机构的所谓“创收”未免太过分:

“我觉得教学研究跟社会实际经济结合、工商业和社会其他行业结合起来,这个基本原则并没有什么坏处,还有很多积极作用。比如学校的科技研究可以和工厂结合,把学校研究的项目给工厂付诸生产,类似这样的措施也不是件坏事。对国家经济发展对学校的经济也有所帮助。但是不能做得太过火。现在中国有的学校做得太过火,在中国有所谓‘创收’,很多教授根本就是兴趣不在教学研究而在工商业上。不光是教授赚钱,很多学生都出去赚钱开公司什么的,主要的兴趣和大部分时间都在赚钱上了读书和研究就有影响了。”

北京许多大学教室拥挤,明显与这些年大学的“扩招”有关。方教授表示,对于“扩招”倒是要一分为二:

“扩招倒应当分开来看,也不是完全不好。我觉得是扩大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哪怕他们受的不是一流的而是二流、三流的教育,我觉得还是好的,受过教育的人越多对一个社会应当说是更好。所以从这个角度扩招的观念没什么错。但是问题是怎么扩招?目的单纯是为了赚钱,就变成卖文凭了、卖学位了。所以这个不一样,日本历史上也有过扩招,很多人批评说降低了教学水平,是的,一扩招学生质量一定不如顶尖学生好,教学质量也差了,但是后来大家觉得日本这样做是对的。因为它到底还是培养了一批受过教育的人,哪怕是二流、三流、四流,总是受过一些大学的熏陶。”

《工商时报》援引北大一位退休教授的话说,很多退休老教师不赞同校园内建酒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按:呵呵北大!直接再弄个演艺娱乐中心、再来个顶级会所,外加个超级夜总会算了。要整就整一条龙嘛。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