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五月 09, 2007

中国何时从“互联网之敌”名单上消失?

2007.05.05

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公布一份“互联网之敌”国家名单。一直榜上有名的中国何时可以从这份名单上消失?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就此所做的采访报道。

无国界记者组织这份互联网之敌“黑名单”今年列有13个国家。尼泊尔、马尔代夫和利比亚三个国家由于进步被从名单上去除。那仍然在名单上中国何时也能从这份互联网敌人名单上被去除?无国界记者组织的潘恩先生对此表示:

“令人遗憾的的是中国在不远的将来,不会从‘互联网之敌’的名单上去除,因为中国迄今为止在审查互联网内容、封杀网站方面在世界上排第一位,现在还关押着50多位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同意见的人士。它们使用最先进的技术监控互联网,雇佣大量的网络警察。由此,我对中国改善网络言论空间的管理持悲观态度,中国将在‘无国界记者组织’的黑名单上呆很久很久。”

无国界记者组织在介绍中国的互联网监控情况时说,中国在网络信息过滤技术先进程度方面全球第一,“不给自由言论留有任何可乘之机”。虽然中国有近1700万人拥有博客,但却没有多少人敢于在博客中涉及敏感话题。

中国深圳的网络作家赵达功表示,中国在控制网络言论自由方面的确很严:

“媒体象报纸、广播,电视管得非常严,而且越来越严,只有互联网还有一点漏洞,但在加强控制。我们很多人的博客也已经被封杀。我也有一个博客,但我不敢登敏感性的东西,email 也在封杀。象到googel查‘赵达功’三个字,都会提示‘根据中国法律,部分内容被删除。’”

中国对网络严密监控的局面是通过外部的力量还是内部因素才能逐渐得到改善?潘恩先生表示,过去的经验表明,外部力量很难改变中国监控互联网言论自由的状况,特别是中国在经济日益发展和状大,在全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情况下更是难上加难:

“中国的改变必须来自内部,中国当局必须在某种程度上决定让互联网信息在中国自由流通,这比严酷审查跟监控要好。”

无国界记者组织担心,将来中国可能凭借自己在地缘政治中日益强大的影响力,影响其他国家和地区效仿它审查和监视互联网言论自由的模式。潘恩表示,一旦这样的效仿事情发生,中国的情况就会更加糟糕。

既然这样,那中国有没有改善审查和监视互联网言论自由的可能?赵达功对此表示:

“除非象原苏联那样搞公开化、搞新思维、搞颜色革命、搞政治改革才会出现这种状况,否则会越来越紧。‘记者无国界’把中国列入这个名单,我估计多少年都不会消除。”

目前与中国同在无国界记者组织“互联网之敌”名单上的国家是沙特阿拉伯、白俄罗斯、缅甸、朝鲜、古巴、埃及、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叙利亚、突尼斯、土库曼斯坦和越南。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