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五月 09, 2007

何清涟:中国向国外无偿转让网控技术

2007.05.02

5月3号是联合国定的“世界新闻自由日”。保护记者权益的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公布的数字中,中国是监禁记者和网络作家最多的国家。另外,有关学者告诉本台记者申铧,中国还向别的国家无偿转让网络控制技术。下面是申铧的采访报道。

《雾锁中国》一书封面

“无国界记者”1号发布的数字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已有24名媒体工作者在工作时死于非命,其中包括《中国贸易报》山西工作人员兰成长;另外,目前全世界有135名媒体工作者在狱中服刑,其中有31人在中国;目前全世界有65名网络异见人士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而被判刑,其中有50人是在中国。中国多年来一直是监禁记者和网络作家最多的国家,今年也不例外。

不少人认为,自从胡锦涛主政以来,中国政府对媒体的控制越来越严。《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一书的作者、旅居美国的何清涟就是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士之一:

“在我看来中国媒体的形势是变得越来越严峻,还想在媒体里混饭吃的记者朋友要高度自律。我一个朋友在电话里跟我讲,‘现在是政府越来越强大,社会越来越弱小,一切都由政府说了算。’”

到目前为止,《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研究员赵岩、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人文思想网站“爱琴海”主编陈建红等等都是因为政治原因身系牢狱。除了把新闻工作者投入监狱外,中国政府还用行政手段整肃超越底线的媒体。北京的《三联生活周刊》因为刊登回忆文革和唐山大地震的文章而受到“黄牌警告”,主编被降职,而且从此不能刊登时政类文章;长于揭露地方官员腐败行为的《百姓》杂志去年也被整肃,主编被撤职。另外,中国政府还有数万名网络警察日夜监控着互联网。何清涟告诉本台说,据她了解,现在办网刊的做法也被禁止:

“办网刊就是把网上的一些好文章放在一起,发个 e-mail族群,让大家在网络之外还看到一些信息,这一点就使大家弥补控制网络产生的一种补救办法。这两天又公布了一条新闻说出版署要把办网刊也力禁。从此以后办网刊必须要到新闻出版署去注册,不注册就是非法刊物。”

何清涟还透露说,投入巨资搞网络控制的中国政府还向海外出口网络控制技术:

“至少我知道现在中国政府已经无偿地把网络控制技术输送给古巴、北韩还有苏丹等国。”

旅居美国的独立撰稿人、历史学者时鉴也告诉本台,他把他写的文稿拿到国内的杂志和出版社希望发表和出版,但经常难过审查关:

“因为有时候给他们稿子他们会删减一些,有时会告诉我说这篇稿子在海外发可以,在国内发就很为难。记者:‘是不是那些关于敏感事件的文章呢?’我觉得一点都不敏感,现在美国一些老人谈到从辛亥革命以来的一些历史事件,这些东西在国内已经有定论,很多出版社也不是说不出版,只是说要报批。他们也很明确地告诉你 ‘报批’就是不批。”

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日前也发表报告指出,在申办奥运会时承诺改善人权的中国政府在奥运会即将召开时,不仅没有改善人权状况,反而人权状况更差,其中对媒体的控制更加严历。

就在中国对媒体的控制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的时候,也有一些国家政府表彰中国政府的做法。法国政府前不久就授于原中国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龙新民荣誉勋位骑士勋章,何清涟对法国政府的这种做法持批评态度:

“我认为法国政府给龙新民法国政府的最高荣誉勋位骑士勋章,等于是承认龙新民代表中国政府控制舆论有理,所以我觉得要严厉谴责。”

自由亚洲电台申铧采访报道。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