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2, 2007

不跌反涨:中国股民与政府调控对赌

联合早报 韩咏红

山西一个乡民最近打电话给他在北京当经济分析师的哥哥,叙说股票火得很,他想跟着哥哥炒股,不料却被老哥斥责了一顿:“你懂什么股票?”据这名经济分析师后来告诉我,他弟弟委屈地放下电话,嘴上低咕:别人都赚钱,怎么就不让我赚?

5月,中国股市进入敏感的发展阶段。周二“5·15”大跌时,有人以为证监会5月12曰发出的风险警示或许真的把一部分人吓住了——难道大牛市真的已走到尾声?即使在这时候,新股民仍往股市奋勇前进,已进场的股民屏住气站稳了脚跟,不愿把资金往外撤。不只一个获利颇丰的新股民告诉本报记者:“很多人还等着股市大跌,好进场呢!”

另一名在“5·15”后卖出股票的退休教师大呼不值告诉记者:“老伴告诉我股市有泡沫赶快卖出,结果没两天又涨回了,早知道不听他的。”

局势的发展,让当局的调控力度发显得无力。人民银行上周五祭出同时上调存贷款利率,又上调存款准备金率的三招,市场却视若无睹,昨天开始的沪深市场不跌反涨,指数均上涨1%以上。

在很多股民眼中,这轮股市飨宴远没有到散场的时候,或者说他们还想再分一杯羹。央行的调控组合拳,监管当局的风险警示、经济学家的分析,香港富商李嘉诚“股市绝对有泡沫”的警告,炒股的城市人并非没注意到,但大家都想着,还要赚最后一笔呢。

全国大炼钢与全国狂炒股

六年前,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一席“中国股市像赌场”的言论曾一石击起千层浪。此时,中国股市的赌场幽灵仿佛又回来了,股民炒股如同在赌桌上与对手搏胆识拼实力。此时此刻,中国股民博弈的对象不是别的,而是和当局的调控意志“对着干”。

资料显示,散户投资者已明确成为了中国股市的主人翁。据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股市月度资金报告》统计,在4月份接近2500亿人民币的流入资金中,机构资金只有三分之一,其余应为个人资金的贡献。

什么力量在支持股民这股旺盛的炒股热情与信心?

一个最基本的动力是中国股市本身的激烈涨势。自今年初到本月17曰,由上海和深圳股市的300家代表企业组成的CSI300指数上升85%。这一傲人成绩,还是建立在去年上证指数上涨130%的基础之上。太多一夜暴富的传说,带动都市白领、退休人士、大学生、清洁工,甚至出家人也加入这场逐利大行动。

经济评论人侯宁受访时调侃地说,50年前中国有过一次全国大炼钢,今天则是全国狂炒股,中国成了制造股神的地方,各地都冒出自己的“股神”。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股市自有其利好的因素。问题是,散户的信心来源有时与经济基本面无关,而是基于像“奥运概念”、“十七大概念”之类的心理因素,他们坚信政府不会在今秋的中共十七大或2008年北京奥运以前,让股市垮下来。

比奥运概念更理直气壮的炒股理据则是:老百姓有权利,也应该把握机会,借股市来平等分享国家发展的果实。 

最新一期《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一名北京白领夏云(化名)说:“我们辛苦工作抬高了一切资产价格,我们也要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

唱空股市都成“乌鸦嘴”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受访时说,股民认为政府会扶持股市,这都是不理性的判断,不是根据经济学的原理与常识。

对于以股市促进财富公平分配的说法,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研究员左小蕾指出:“发表这类言论的人,不是很天真,就是别有用心。”

自从年初股市大热以来,市场上就始终存在两类声音:一是想方设法让股民安心,为股市打气;一是不停喊“狼来了”。前者的动机常引人怀疑,后者却不受社会欢迎,不时被网民贬为“毁市”、“乌鸦嘴”。

侯宁说:“网民骂我的话,都可以出一本书了。”

在股市低迷时,极端的股民怒骂经济学家泄恨,假如股市真的出现大调整,股民的怨气爆发可能对社会稳定造成的影响,外界可以想象得到。

许多专家指出,当下能让股市降温的唯一方法,是让市场本身给投资者一个教训。中国政府的两难在于:既不愿过分打压市场,却更担心股市泡沫破裂引发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因此,如果股市持续“热烧不退”,预估当局只能让更强力的“降温”措施陆续登场,政府和市场将为此付出更高的代价,而决策者意志以及所谓“奥运前股市不会大跌”的市场信仰,也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联合早报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