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七月 07, 2008

遥送陆公

大聲陸鏗,高寿八九,曾經滄海,安息主懷。

神州广播先驱,天下记者楷模。文字铿锵,笔尖风雷;發奸谪伏,纸墨春秋。

随大军入柏林,见证希魔湮灭;谒教皇于羅馬,祈愿万世和平。

先日报,后中央;不媚权,求真相。新闻真髓由此现,文士风范堪景仰。

不卑不亢,折伏軍政、外交兩部长;能放能收,结识将军、元首几箩筐。

囹圄不減凌云志,古稀一飛尚沖天。一文唤醒卅年大梦,一言倾折党国栋梁。

斥宵小,痛哭失声惊四座;忧故国,耄耋犹唱毕业歌。

梨花海棠,义薄云天,黄昏却负薄幸名;情系红尘,思妻念子,夜半曾觉痛锥心。

記者三章勉后進,回憶忏悔述平生。愛故里,撰滇人骄傲;盼統一,谋两岸大同。

烈士壯心终不已,春蚕烛泪此方休。

文名蓋世,安贫乐道;粪土财货,两袖清风。

不可救藥的乐观,難以抵挡的率真。

一代奇人,百世因缘;天纵骄子,魂兮归来!


陆铿相关文章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