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一月 23, 2007

孔庆东:章诒和家庭所属的阶级是政权的敌人

文章提交者:傻耕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北大教授孔庆东
上周日在北航一书吧听了孔庆东漫谈金庸,假武侠之名而谈革命之实,嬉笑怒骂,果然不失醉侠风范。有个女生提问,声称非常喜欢章诒和那本书,看了不下5遍,想听听孔的评价。孔庆东立刻就说了以下的话来。言语之间虽然语气严厉,观点有点偏激,但一针见血指出章的虚伪和矫情之处。

提问:

那本畅销书读过不下五遍,非常喜欢,但是对这本书的评价,你提到他的语言,你认为在那样的生活艰难里面,他崇尚非常高的生活,有什么不对吗?

回答:

你说“那样的生活艰难“,非常好,谁生活艰难?我要问这个问题。康同璧生活艰难吗?不艰难,艰难不艰难是要比的。当时不知道你们家过的什么样生活,我们家过的生活是吃馒头非常罕见的,吃窝头也不一定能很好的吃,因为没有菜。我们家还生活在城市里,还有很多人捱饿,我们国家欠了那么多外债。在那种情况下,他们家过的非常好,吃腐乳都要吃二十多种。他那个阶级是我们政权的敌人,那个阶级过的那么好,共产党对他们的政策是极其宽大的,他们继续过着很奢侈的生活。共产党对他们这么好的情况下,他们仍然梦想变天,他们时刻梦想着骑在人民头上,后来拼命要翻案,说当年反右反错了。

你当年是不是真实的反党?你如果当年确实反对共产党,把你打成右派一点不冤枉,是对的,你应该站起来说:我就是反对共产党,我是堂堂正正的英雄,为什么要求共产党平反?你不是反党,那你跟党的观点是一致的,可是你现在跟党的观点不一致,现在拼命说革命是错的,50年代,文革,错的,给你平反又说对的。你这人格有问题啊,这人格放在资产阶级里也是卑鄙的啊。我说此书写的好,说他感情真挚,真的留恋那样的生活。书里说你们家毛巾这么脏,毛巾要每天换一条,这才是人过的生活,那我们工人农民解放军过的都不是人的生活,我们一年能买几条毛巾,我们家毛巾买不起,我们家毛巾是工厂发的,是社会主义给的福利品,一年发两条毛巾,我爸发两条,我妈发两条。而他说毛巾要天天换,不然过的不是人的生活,床单是每天一换,洗的很白。书里边赞美很多东西,都是不自觉流露出来,在我看来都是有问题的。

比如说史良的婚姻是多么好的爱情,周总理关心她,给介绍的小白脸,原来是上海巡捕房的,岁数小很多,晚上到卧铺睡觉了,小丈夫拿着小箱子,两个钉子,一个小帘,在卧铺钉两个小钉,一挂,自己坐在火车旁边,望着外面茫茫的原野,说这是爱情,这是爱情吗?我读到这里万分恶心,这怎么叫爱情?这种生活当然是你的自由,有那个条件,没人管,但有什么可炫耀的?当时我们过这样的,你们过那样的,不错啦,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天天说这个党不好。要斯大林那样的党,就枪毙,到斯大林那儿,全部要消灭。

我们中国是有人道主义的国家,关键是思想的问题,解放以后什么都没有变,他们的孩子坐汽车,我们的孩子雨里泥里爬着去,他们还欺负我们。那些大右派,看见漂亮女孩子就跟着人家走,一旦出了事,一旦反右运动开始,他们这些人互相出卖,陷害,人格丧尽。从共产党的角度来讲,反右是一点错误没有,从他们的角度来讲,反右也没有错误,有什么错误?你就是右派嘛,要推翻执政党,对政权构成威胁,不应该批评你?批评你是轻的,已经宽大了,你说错误,关键站在什么立场,你说中国今天是好时代,坏时代?没法说,如果家里有亲属刚刚在矿井上砸死的,跟我的立场就不一样,刚刚吃完十万块钱大宴的人,立场也不一样,中南海的人立场也不一样,即使在五十年代,大多数人生活比较一致的时候,立场也不一样,有的人认为这个国家欣欣向荣,有的人认为这个国家很艰难。怎么艰难,就认为不如他当皇帝好,不如他在紫禁城里,随便杀人那样好。作者是真诚的,他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情,但他那种叫艺术吗,我可能跟他的艺术观不一样,他们建立在别人血汗之上的那种东西叫艺术,还是凡高、齐白石那种叫艺术?他们那种东西是靠金钱堆起来的。

中国人有钱了,又兴起了收藏热,电视台的那些编导都开始收藏了,他们买齐白石的画,但他们看墙上的画时,会为艺术而心灵震动吗,他们看的是钱,是150万或300。他们这些人是对艺术的一种糟蹋。真正倒霉的右派是有的,是小右派,比如一个中学老师,一个普通的教员,在单位里说了一句错话,正好别人要陷害他,他和别人关系不好,给他打成右派,以后平反了,只是摘掉一个帽子而已,生活一辈子被耽误了,倒霉的永远是小人物,倒霉的是下层人。金庸小说里写了: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改革开放之后,都平反昭雪了,大右派百倍疯狂地向人民索取,比当年凶恶十倍。我们的血泪谁去写?在矿井下砸死 60多人,谁给每人写一部《往事并不冒烟》?他们一个人死了赔多少钱?生命都是有价钱的,上层人的生命价格和下层人的生命价格就是不一样,革命本来就要改变这个东西的。

当然革命不可能一帆风顺,特别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但是正因为革命不容易胜利,不是我们以前所想的正义总是压倒邪恶,正因为经常是邪恶压倒正义,这才是我们生活的意义。写作和工作,其实都是人类的一种对宿命的反抗,由此我们获得一份生命的意义。

我们如果不怎么努力的话,正义不容易到来,我们必须肩住这个闸门,阳光才会射进来。

所以我也到处向人们推荐这书,只是我推荐的角度是不同的啊。

2 条评论:

naindong 说...

我来说一说罢: 我, 姓柴名新青, 从祖父字青峰, 由外祖父赐名. 外祖父是章伯钧, 女
作家章诒和是我的姨母. 今天开口, 先是为了流传已久的一个说法, 说是章诒和孤寡
一人. 怕是这一说法让人觉得她好欺负. 姨母近日为”伶人往事”一书颇得众举, 原无
有我什么干系. 不觉而见网传之言, 有个我母校北大中文系的孔庆东教授, 放言章诒
和及其”阶级”乃”政权之敌”. 真真岂有此理? 姨母的反应却是温和, 说是该让人有说
话的权利. 好罢, 那我也来行使一下这个权利.
我不是文人, 也许令祖父失望. 我以授书为生, 小专于分子遗传学, 当是要从这儿开
篇的. 章伯钧是我的外祖父, 也就是说我的染色体里有四分之一是章家的. 为什么要
说这个呢? 孔庆东教授的另一个名牌可是比章诒和或章伯钧大多了, 据信他是”孔
圣”七十三代世孙! 旁人听了会绝然起敬. 在作遗传学学问的人眼里, 孔庆东染色体
里可只有不到亿亿万分之一, 按几率, 是”孔圣”传下来的: 这很简单, 那是零点五的七
十三次方, 假设不存在近亲繁衍的话.
孔教授一言”阶级”二言”政权”, 满是”至圣先师”的把式. 这亿亿万分之一的染色体看
来挺管事儿. ”先师”还说过”唯女子和小人”等等等等, 看来也在这亿亿万分之一的
染色体上. 我对”先师”本没什么感觉, 小学时有一首不是什么歌儿的歌儿, “某某某
某, 孔老二, 都是坏东西 …”, 还因说不知道为什么孔老二是坏东西挨了批写了检查.
只好接受孔老二是坏东西, 那歌儿唱得, 感觉上那不光是政权之敌, 怕是全民之敌喽.
当然”先师”毕竟是”先师”, 唱是唱不成坏东西的. 可这仅得亿亿万分之一”先师”真传
的孔教授哪儿就来的这歹意要把章诒和唱成什么”政权之敌”?
再作一下声明, 章诒和姨母不怒是曹操不怒, 我是许禇, 憋不住什么火儿, 出手也狠.
就是不想再让章诒和姨母给人一个没亲没故的感觉了. 她干正经的, 我来还这暗箭!
发言人:柴新青

Wenjie 说...

返祖反智,孔门败类!